Thursday, October 04, 2007

红潮在大马 -- 活动纪事

终于还是觉得我必须将9月28日的示威游行纪录下来,虽然可能迟了一点。

这场游行一直迟迟无法确定,确定而发送消息给非政府组织的时候,已经是9月27日的晚上10am。记得当时,我还发了几则短讯给我认识的难民区的领袖,问他们是否会出席,当他们告诉我会的时候,我还告诉他们还是不要去好了,可能有点危险。

其实,我是这样认为的,马来西亚的人民更应该在这个时候站出来,告诉政府不要再沉默,告诉亚细安你们的“不干涉政策”(non interferance policy)必须停止。

9月28日,9am我已经到了Ampang Park LRT。看到很多身穿红衣的缅甸人,亦看到几位认识的缅甸领袖。当时,我是唯一的马来西亚人。之后,CARAM ASIA 的 Vivian来了,Suaram的文辉来了,Arul也到了。游行准时9点15分开始。

那么多人的游行,却能那么有次序的进行,真的不容易。其实,我们担心,毕竟我们都不希望游行的途中有人发生事情,或者被RELA 抓。

人潮越来越多,还看到有至少4辆载满缅甸朋友的巴士经过。终于我们也开始加入游行的队伍了,最后一批留在快铁站的朋友亦开始游行了。陆续看到了其他的马来西亚朋友 。。后来才知道出席的还有其他比较迟来但是没有看到的朋友。

大约2000人的游行,街道上被一片红潮淹没,每位出席的缅甸朋友都为自己的家乡,家乡的亲人,所相信的信念走上街头。

走在路上的时候,在外围两左右两旁的朋友握起了手,象征团结守护我们的人民,一起抗争的力量。看着我认识、我不认识的朋友 -- 我无言。






(照片来自:自由媒体)





两千人声援袈裟起义反镇压 红潮包围吉隆坡缅甸大使馆

约2千名示威者今早聚集在吉隆坡缅甸大使馆前举行大规模示威,抗议缅甸军人政府,在周三血腥镇压以僧侣为首的“袈裟革命”民主起义。

示威人士皆身穿红色的衣衫,他们纷纷在9点45左右乘搭包租巴士抵达安邦路的集合点后,就一起步行至半公里外的缅甸大使馆,使到缅甸大使馆顿时陷入一片人山人海的红潮包围当中。大部分的示威者是在我国工作的缅甸公民,也包括被军政府长期压迫缅甸的少数民族难民。他们不分宗教和种族,一起高唱缅甸国歌和呐喊反对军人政府、要求落实民主化的口号。他们也手持缅甸民主派领袖昂山淑姬的大幅人头照海报和布条,促请军人政府停止血腥镇压民主示威。

在旁观看的人士,以及本地非政府组织活跃份子也不落人后,纷纷加入抗议群众的示威。不过警方一早已派遣近百名警员以及镇暴队员封锁大使馆的周围地区,并派出数辆水炮车和卡车,在旁监督这场规模空前的反缅甸军人政府示威行动。

移师中国和俄罗斯大使馆继续抗议在举行示威一小时后,示威者也在10点45分左右移师到附近的中国以及俄罗斯大使馆,继续举行抗议,形成蔚为奇观的红衫军步行队伍。由于这场声势浩大的示威行动吸引了不少驾驶者纷纷停缓驾驶观看,也让平日车水马龙、车辆高速飞驰的安邦路交通次序,顿时陷入瘫痪的状态。

示威者在成功提呈抗议备忘录给俄罗斯大使馆后,就在11点30分左右解散及和平地离开。有关的备忘录要求中国及俄罗斯中止对缅甸军人政府的支持。中国及俄罗斯皆被国际社会视为缅甸军人政府的亲密伙伴。

国际政治分析家认为,在中国背后施压之下,军人政府才倾向以有限度的镇压,来吓退示威者。不过这场大型示威却没有发生任何不愉快事件,相信这也是有史以来,由外国公民所发起的最大规模示威行动。

9人已被杀害,包括1日籍摄记缅甸的这场大规模反军人政府民主起义行动,是在周一当逾10万名佛教僧侣以及他们的支持者涌上最大城市仰光的街头时所掀起的。由于军人政府上个月宣布能源涨价5倍,顿时引爆累积已久的社会怨气,从最早的抗议能源价格暴涨演变成为要求政治改革的诉求,包括释放被软禁长达17年的反对党全国民主联盟政治领袖昂山淑姬以及解散军人政府。昂山淑姬也是诺贝尔和平奖得主。

军人政府在周三开始以武力镇压示威者,包括释放催泪弹、殴打以及开枪扫射仰光街头,即时杀害四人包括三名僧侣,并实施宵禁以及逮捕千余人。根据法新社报道,在昨日展开的另一项镇压行动中,更有另外9人被枪杀,包括一名日本籍摄影记者。
此文转载自《当今大马》:http://www.malaysiakini.com/news/7297


从缅甸大使馆,到中国、俄国大使馆,随着人群走动。在他们的呐喊、歌声中,心情很复杂、虽然很感动。

自由媒体最近有很激烈的讨论,有朋友说“我反對緬甸僧人穿上僧衣遊行!如果緬甸僧人脫下僧衣游行,我沒有意見。我反對的主要原因:1)緬甸僧人不是在做佛事。2)緬甸僧人穿上僧衣遊行會引導不是正見的佛教徒走反方向,破壞佛法。
嚴重誤導方法

我没有参与讨论,可是我很想说的是,对于很多信奉其他宗教的少数民族来说,佛教对于他们来说是邪恶的化身,因为佛教已经被缅甸的军人政府做为打压少数民族的手段及方法,并合理化的进行种族清洗工作。

我带过的性侵害幸存者的团体,成员们就曾经表示,佛教是邪恶的,还叫我千万不要进佛教。

因此,这一次当他们开始走上街头,我很触动、很感动。对于在缅甸享有特殊地位的僧人来说,他们本来就可以继续的享有特权,但是他们却愿意走上街头,这是那么难能可贵的事情。

928游行,我看到几位当时告诉我她们多么憎恨佛教的女难民,她们手持着《不要杀害我们的僧人》的大字报呐喊,我当时真的很震撼。

祝福所有仍然在缅甸受苦的朋友,希望民主的那一天很快的到来,不会让你们、我们等太久。

Labels: ,

2 Comments:

At October 05, 2007 11:27 PM, Blogger Ebi said...

破壞佛法?

谁说了这样的话?僧侣也是人啊,也有人权啊!!无论他们身上穿什么,信仰什么,只要是人,就可以争取自己的权利。

 
At October 12, 2007 11:13 PM, Anonymous yaphwa said...

ebi can read this, we got progressive buddhist too.

缅甸僧侣杀身成仁当仁不让
法师:政治是社会关怀一环
http://www.merdekareview.com/news.php?n=5120

 

Post a Comment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