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September 04, 2008

从自由媒体《为什么不能讨论华人寄居》的讨论谈起

我很久没有到自由媒体的网站逛了,因为哪里的乌烟瘴气有时候真的让我受不了。除了一些朋友很理性的讨论问题之外,到处都充满了“种族主义至上”的论调,受不了,只好离开。

一名匿名“旁观者”的朋友针对巫统升旗山区部主席阿末依斯迈在峇东埔国会补选期间,发表华人只是“寄居”在大马的言论问了网名一个问题,为什么不能讨论华人寄居?

他的全文

巫统升旗山区部主席阿末依斯迈在峇东埔国会补选期间,发表华人只是“寄居”在大马的言论,之后华基政党与华社的强烈不满,喊打喊杀。

为何不可以质疑华人寄居?为何这个问题需要使用煽动/内安法令?我认为,在马来西亚,任何人都有权利发表任何言论。当然,被指责这也有权利反驳,然后,大家可以来讨论某个言论的正确与否。

现在不能发表华人“寄居”,那么,也不能讨论宪法的回教地位、种族特权等等,结果是 - - 大马成为保守、落后的国家。

有什么,讲出来吧。我们准备讨论任何问题。

支持巫统升旗山区部主席阿末依斯迈的言论自由的权力!

这个问题问得好。为什么不能讨论?为什么这个问题需要使用到煽动、内安法令?

而如我所料,旁观者被自由媒体一些自认为非常“民族主义”“民联主义”的朋友们骂得狗血淋头。最后,没有达到讨论的意义,只让人看了觉得悲哀透顶。

煽动法令、内安法令在51年国阵掌权的日子里,主要是用来对付异议分子、迫害异议分子的反应。是一个反对党同仁、非政府组织、人民公认为必需废除的恶法,因为这类的法律已经成为掌权者的一个工具,用来对付子民的一个快速、无需负责的工具。

寄居论调一出,补选之后,华基政党及华社就开始大动肝火,声讨对方。连那么多年高喊废除煽动法令等恶法的行动党也说要用煽动法令来对付对方。

且慢,我们不感觉这样的情景非常熟悉吗?在我们讨论改教、讨论新经济政策、讨论两个不同的法庭系统、黄明志事件的时候,巫统及他的利益团体、一些其他的组织,不是也说我们在伤害他族的感受,用同样的法律来声讨吗?

结果呢?所有的不满扫到地毯下。可是不讨论问题难道不存在吗?

我们可以生气,我们可以要求对方受到纪律的对付,但是如进发所说,我们不能用错的方法做对的事情。

是的,国阵政府曾经用这样那个的恶法来让很多人受苦。可是因为这样,我们不能支持用这样的法令来对付这些让我们感受收到伤害的人。我们不可以陷入“以牙还牙、以眼还眼”这样的困境。恶法不会因为我们用来做对的事,变成了善良的法律。而用这样的恶法,让我们没有去思考、去了解为什么这样的声音依然存在,不会让我们华裔的同胞的贡献就受到了100%的肯定。

当我们提出这样的看法,很容易就变成国阵的“走狗”华裔的“叛徒” --- 不支持民联的改变的人士。而前个月,民联公正党的国会议员才带过人到律师公会的改教论坛闹场,不见其他的人那么严厉的声讨对方?

我们能否能理性的看一看“寄居”这样的想法,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想法,然后我们再用理性的态度要求公开辩论。

如林季在他的回应上所说的,我们扪心自问,如果我们有能力,有多少朋友想移民?

我很多的朋友,他们的父母亲都曾经告诉他们“如果你们有能力,移民吧!在国外的前途会更好”而中学的时候,我就已经有至少3个好朋友已经全家移民到澳洲去了。

这样的想法,算不算是寄居?

我们不应该抱怨他们,以为他们的确觉得马来西亚充满了不平等的政策,因此他们选者了远走他乡。这不是背叛的问题,而是个人选择的问题。

我们更应该公开讨论寄居的心态,要讨论的不是应不应该的问题,而是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心态(若有机会就会移民的心态)。有人质疑我们,难道我们是那么的脆弱、缺乏信心,被人一质疑了,就要大动肝火了吗?有人质疑我们,难道我们不可以要求公开讨论这样的论调,让我们更增加彼此的了解吗?

我坚持,我们不能够因为我们的战友曾经被此恶法迫害,而用这样的恶法去加害别人,不管我们的理由是什么。

Labels: ,

8 Comments:

At September 04, 2008 11:13 PM, Blogger yingying said...

我绝对同意。不说,不代表不存在。

阿末有发言权。

然而,他的发言权歧视公民平等权力,所以我们辩论,然后媒体报道,各个族群从中获得普世价值的判断标准。

这是一种辩论与价值灌输的过程。

然而,先今政客都逃避责任,不想在国会里辩论,反而选择到国会外向人民碎碎念。

我真不懂他们在碎碎念些什么,一点意义都没有。

纳税人花钱请他们回来辩论,以达成民主共识。然而,他们却选择在国会外发言,扩大人民共识的分歧。

这根本是背道而驰的做法。

所以,人民代表请不要逃避责任,回到国会去辩论吧。也请你们顺道立法,通过媒体教育群众何者为对,何者为错。

请议员们设立正确的民主典范,不要在媒体面前作政治秀了。

 
At September 05, 2008 1:31 AM, Anonymous wg said...

国会已休会,10月才再开会,等到国会开会,寄居风波已烟消云散。民间讨论可以提升人民的思辨能力,公共舆论可以对政客产生直接压力,应该鼓励。越民主的国家,政府对民意的反应也越敏感和迅速,政治人物也必须参与议会外的讨论。我觉得,媒体面前做政治秀,本来就是政治人的职责,只有做好政治秀,才是出色的政治家。

 
At September 05, 2008 10:13 AM, Blogger yingying said...

我不是说政客不可讨论。然而,根本问题在媒体/语言。政客在各媒体作单方面的价值输送。

人民没经过片刻思考就馄饨吞下。人民须为自己的愚笨负责。

有多少人做跨媒体、跨语言的讨论?

我国有三大语言。不负责任的政客/媒体,把我们的距离越拉越远了。

媒体真的要独立了。

而评论的工作,留给意见中肯的评论人或知识分子。民众要讨论,应该以评论人的指标,作为讨论的文本。

现况是:有多少人读评论?有多少人尊重知识分子。

社会沦落到以脏字反击知识分子,却全盘接受政客的观点。

你听政客的话?他迟早载你到荷兰!

 
At September 06, 2008 2:03 AM, Anonymous wg said...

惩罚投机政客者如阿末伊斯迈,应该通过党纪、国阵的纪律机制和舆论压力。

我不觉得国会立法是好主意,我们已有太多抑制媒体的恶法,关于媒体的法律越少越好。国会的责任就是去除恶法,让媒体享有自主权,一旦媒体独立,就能够产生更有素质的批判,设立自律的机制--例如说媒体评议会。

路人甲、知识人、政治人和媒体人处于不同位置,交错讨论才能产生激荡和quality interaction (terenz gomez评uitm学生坚持100%马来学生时用的字眼)。

知识分子知而不行,若政治人都听他们的话治国,前景会比现状还好?我保留。就好象选哲学家治国,你可能选到孔子,也可能选到尼采。

 
At September 06, 2008 8:44 AM, Blogger yingying said...

我说的立法,即纠正制度里一些不入流的法则。以上指的是维护公民平等权,而非媒体恶法。

我觉得,人民/媒体/政客的思想都未达成普世价值,又那来民主?

听听阿末的“精英辩论赛”,几乎全国所有的菁英政客、报章媒体、民众都热烈讨论。

然而,讨论的焦点为:种族、伤害感情、政党利益、记者犯错。。。这样的思维,即反映了社会目前的思维。

大家都还没跳出种族思维的框框,就连媒体也还没有,大马如何争取第二次独立?

公民组织、历史学者、维权分子是时候说话了。媒体也帮忙分析一下,整理一些辩稿内容给政客。因为,我们的政客词穷了。

民政/马华不了解何谓多元文化政治、何谓公民权、何谓平等权力,又如何和巫统极端种族主义声讨权力?

民主行动党跑去了那里?也请你们落力地为我们教育群众啊?

要你面对民主敌人时,你不在。人民发表时你就话多多,分明是欺善怕恶。

请议员把箭头指向正确的地方。潘俭伟,是时候发挥你的口才,立即向巫统开刀,根除种族主义。

这样的辩论,真没素质,真难为了那些跑场记者。

 
At September 06, 2008 8:53 AM, Blogger yingying said...

我有一则关于三个哲学家治国的故事,很好玩的,找到了再和大家分享。

 
At September 07, 2008 2:58 PM, Blogger 林季 said...

妤娴,

不是不能理性讨论,但我们讨论的基础是什么?

这样提出的“寄居”本来就富有争议性。

就像人,也是“寄居”在地球。

但整体讨论似乎会跟着“感觉”走!

如果质疑华人是寄居,我们又如何看待如果我们把马来人也标签成寄居的那么一块?

再看看澳洲及美国这两个国度,我们应该如何看待“外移民”这么一回事?

这本来就是一个非常应该讨论的板块。

我们看见许多外移民被唾弃,被遗忘,结果衍生许多我们不可忽略的社会杀伤力。例如沙巴本身就存在那么一大块国家非常值得留意的一大块,这些人名副其实是“寄居者”!

但从人性及人情的角度,我们该如何理性及有智慧看待非公民却是外移民?

阿末的角度无论如何讨论都会偏颇,他的确可以发言。

这点,我们也不能质疑。

你说,自由媒体乌烟瘴气,问题是根本没有把讨论引度出谈论的核心价值,我们一直错过一个可以理性批判及多面性看待问题的包容。

对于问题,什么都是看见敏感就失去讨论的空间,结果我们的群众不能成长。

为什么会导致情况,变成这样?

大家在谈论问题时可以放下主观,很可观的环绕看问题,很多人包括政治人物也未必做得到。

 
At September 07, 2008 9:04 PM, Blogger thepplway said...

我常说不要断章取义,不要以偏盖全的态度去检验问题。

在妤娴提到的只是言论自由与不应该使用煽动法令对付阿末。但是如果细观“旁观者”的言论立场却绝非你们想象的维护言论自由与废黜煽动法令这类言说。

请大家仔细阅读发现他是:

Posted 2008-09-01 at 16:50:47 Subject: 为何不可以质疑华人寄居? 巫统升旗山区部主席阿末依斯迈在峇东埔国会补选期间,发表华人只是“寄居”在大马的言论,之后华基政党与华社的强烈不满,喊打喊杀。

为何不可以质疑华人寄居?为何这个问题需要使用煽动/内安法令?

我认为,在马来西亚,任何人都有权利发表任何言论。当然,被指责这也有权利反驳,然后,大家可以来讨论某个言论的正确与否。

现在不能发表华人“寄居”,那么,也不能讨论宪法的回教地位、种族特权等等,结果是 - - 大马成为保守、落后的国家。

有什么,讲出来吧。我们准备讨论任何问题。

支持巫统升旗山区部主席阿末依斯迈的言论自由的权力!
。。。
为何要质疑?同时他支持他言论自由是否可以解读为他同意阿末质疑“寄居论”?

而是否可以使用煽动法令是其次,因为质疑任何事情都不是坏事,只要经过思考和思辨人会找到答案。

但是带着破坏国家人民团结甚至扭曲历史史实来煽动单元民族就是很大的问题简单的说是种族主义。

已张贴: 2008-09-02 12:43:53 主题: 为何不可以质疑华人寄居? 其他人:

你们以上的种族主义言论,有本事,统统滚回中国去吧!(滚回中国在这个时代,可能前景一片光明,许多人都到上海工作去了,赚美金)

已张贴: 2008-09-04 9:09:05 主题: 为何不可以质疑华人寄居? 维护媒体独立撰稿人联盟(WAMI)主席黄进发(右图)接受《独立新闻在线》电访时就说:“你不能用错的东西,做对的事情。我们反对阿末依斯迈的言论,可是正确的作法是让他在政治上付出代价。”


注意这里不是赞成阿末寄居论的理由只是黄进发批评行动党援用煽动法令来对付阿末。可是“旁观者”却把进发反对煽动法令引用为支持阿末言论的理由。

已张贴: 2008-09-04 20:47:13 主题: 为何不可以质疑华人寄居? 马哈迪今日在其部落格以不点名的方式为阿末依斯迈打抱不平,反问为何非马来人发表极端种族言论时,却没有马来人要求他们道歉?

http://www.malaysiakini.com/news/89121

根据某个东东的逻辑,是否要把黄明志捉起来?

再坚持- - “你不能用错的东西,做对的事情。我们反对阿末依斯迈的言论,可是正确的作法是让他在政治上付出代价。”
。。。
大家是否注意到马哈迪改口了,同时阿末犯的错误是否定马来西亚人有平等的权利,但是明志歌里调侃的是同为马来西亚人我们没有受到公平的待遇。

要促进交流、对话没有人会反对除了那些没有理由用道理说服群众只能歪曲史实,断章取义。

把个人的政治利益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上的政客不但应该有政党给以抗议更应该成为民间探讨学习温习历史自强不息的契机。

如果说他们(那些批评“旁观者”的)代表民联我想不一定,只是他们对国家建制的格局太小了。只能是捍卫而不是有全民意识的了解我们现在面对的是全民的问题不是华社的问题,这就是长年以来马华逃避政治带来的后遗症。

注明:我摘取“旁观者”比较以偏盖全甚至是强词夺理的片段。。。因为这也是他自己写下的一部份内容。

 

Post a Comment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