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June 04, 2008

Toni left us


今天,我去上由德国来的家庭系统排列大师海宁格老师的课。

课程还没有开始之前,我收到了我同事的短讯 --- 我很尊敬的人权及妇权运动者Toni Kassim离开了我们的消息。我的心情一直没有办法平复,在上课的上半段,我都没有办法集中精生上课。最后,我决定趁午休的3个小时,回家一趟,将这样的心情记录下来。

我认识Toni是很多年以前的事,后来我在妇女援助中心工作之后,有机会更了解她。
她是一个很有理想的朋友,对于有关妇女权益及人权课题一直很用心努力。在争取回教姐妹权益的课题上,她更是有话直说 -- 因此得罪了很多所谓的权力分子,而有时候更被恐吓、恶言中伤。在这样的过程,她仍然坚持自己的信念,从不言弃。

和Toni有更进一步的接触是我1月参与WCI的时候,当时Toni打算出来竞选。我们一同开了几次的会议,为竞选的事情努力。当时,WCI与行动党及公正党斡旋,希望可以得到一个席位竞选。当行动党没有希望之后,公正党又没有很正面的回应之后,原本打算用独立人士在八打零南区上阵。

后来,Toni的健康出现了很大的状况,让我们很担心,因此几位主要的负责人劝她考虑退出。

那一天的紧急会议上,我们讨论了这件事情,出席者表达了自己的看法。当时,Toni声泪俱下的说“我这几个月已经很努力的调养,医生说没有问题,我不知道为什么突然会这样” “我觉得我让你们失望了,我真的很抱歉”当时我们一致认为,我们还可以用其他的方式,对我们来说,没有什么比Toni的健康更重要。

会议结束的时候,我拥抱了Toni --,我没有想过这是第一次,而且是最后一次拥抱她。

她在医院的这段期间,有几位朋友一直轮流的守护在她的身边,她的状况一度非常严重,后来稳定下来了。她在这段期间,很少接触其他的人,只有几位朋友 -- 毕竟要被很多关心她的人探望,有时候会是一种身体的负担。因此,我没有探望过她,我留着她的电话,我没有给过她短讯--因为很怕会干扰她的休息。

之后,她出院了 -- 医生说她可能只有一年,但是我们都保持乐观。是的,我们都相信奇迹是可能发生的,而且有很多病人最后都可以走过去。

我没有想到那么快 --- 我以为我们还有时间,可以一同做很多的事情。当Toni好一点之后,我们可以再度在这样的改革道路上一同携手同行 -- 我没有想到,会那么快、那么突然,在我们还没有准备好的时候。

对于她的离开,我很难过。我想她可能已经有心理准备了,我只能希望她离开的时候,不是那么痛苦的,很平静的离开 -- 在她41年有限的生命,她已经燃烧的自己,绽放生命的色彩,并照耀了曾经和她一起的我们的生命。

生命本来就不在于时间有多长,而是在有限的生命里,我们做了什么 ---

我知道她离开后,寄出了一则短讯给她 ---- 她生病后,第一则短讯、也是最后一则,但是她永远都收不到了。

《This sms is rather late. Sorry for not being able to make it earlier. I always think we still have time .. we always do believe in this. I am so sorry for being too late. The inspiration you had give to me will always be in my heart. Rest in peace, my sister ... I will miss you. From Sz》


我感谢我的生命里有一段是与你相处的回忆,我怀念你 -- 你的精神会永远与我同在。

Labels:

2 Comments:

At June 07, 2008 11:45 AM, Anonymous Kai Xian said...

最近出席了好几位长辈的葬礼,有时候,真的会觉得生命好像很脆弱,生与死真的就在那一线之间...

有些人死了,她还活着。

之前有朋友同意让我以随缘支付学费的方式参加海宁格家族排列系统的课程,但因缘不足,放弃如此的大好机会。

后来,我在网上看到很多关于这课程的负面评语,有点混淆。如果你不介意,想听听你上完课后的感想...

 
At June 20, 2008 9:55 PM, Blogger 王妤娴 said...

最近心情真的很差 --
本来想写很多关于最近一些政治课题的想法,可是都没有心情将他们整理出来。

家族系统排列,说真的我之前曾经上过一些其他老师的课,以为对此方式没有很深入的了解,因此有些误解。

因此,我愿意花那么多钱去上课,真的是因为来的是海宁格老师,大师级人马呢。上了课之后,我对于他的方式、此系统排列的信仰哲学有更进一步的了解。

是值得的。

当然,此系统排列的某些对于事情的看法、他的信念,对于我的工作是由帮助的。但是可能,我还是不会将之运用在我的工作上。

给我一些时间,我会将之整理出来哦--

 

Post a Comment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