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September 02, 2007

杨生要离开了

8月31日在杨白阳家有一个月饼聚会。

认识杨生是我1998年到2000年在商联会工作的时候的事,当时杨生已经离开商联会了,但是偶尔会到商联会坐一坐,而我的同事们也会告诉我一些有关杨生的事情。

和杨生当然不熟,但是做为杨生的小读者,看杨生的文章是很爽的事情。

去年,我不小心到了自由媒体,偶尔会写一些文章和回应放在自由媒体。然后当今大马中文版2周年纪念的时候,我出席并和杨生、杨太聊天 --

知道杨生“收笔”及即将于明年离开马来西亚是很难过的。

8月31日托朋友的福出席了那场聚会。

杨生、杨太仍然叫我"San San",而我亦乐得让他们这样叫我。倒是其他的朋友们很错愕,San San是谁啊?后来我在自我介绍的时候说杨生叫我San San,可是这个名字只有杨生和杨太可以叫。

因为我是第一次到杨生的家,杨生做“导游”让我参观了他的家,还聊了他的故事 -- 那过程很让人回味。我和杨太及杨生的小儿子,亦聊了一下下。

这场聚会有50-60人出席吧 -- 有我认识和不认识的朋友,天南地北谈得好开心。

杨生挂了一个高高的国旗,而且对每位来到的朋友都说为什么他今年要挂国旗 -- 那高高的国旗飘扬,为什么我感觉国旗很孤单,是什么让这样的国旗、这样的国家越来越孤单了呢?

Labels:

2 Comments:

At September 06, 2007 12:06 PM, Anonymous PL said...

昨晚与朋友聊天才知道妤娴有一个BLOG.今天看了,很想给你写点东西.是支持还是纯粹分享?,你衡量.
对人:
我一直是那种看/想事情不是很清楚的小人, 盲而乘热冲着去,进入才"知道死". 工作,活动,婚姻,生孩子,人际,亦是,所以会很苦,可是苦中又会想办法让自己好过点.就是不断的学习,一触礁就接触朋友,去上相关的课,生活就一关一关的过.放弃的声音当然很多,可是又懒得重新来过,应为我常想每个人都是有"问题"的(其实是想讲每个男人:))与其从新面临或适应新问题,就不如在现有里面求新或学习克服吧.
对国:
你,对国家对人类是真诚关心坚持.心志何等扩大的热血儿女, 让我在乌云中看到一点星光.其实不公平的待遇几乎到处都有, 只是我们有没有碰上, 碰上了后acknowledge action or ignore它.很多时候我与身边的朋友谈这些事时会发现回应是"我们生活在自己的圈圈里,都没有碰过不知道".自己会乘机发表自己的意见希望"灌输"一点观念给多一点人.便有多一点awareness.希望吧.

 
At September 06, 2007 10:03 PM, Blogger 王妤娴 said...

你是我认识的朋友吗 --

欢迎你的到来 --

刚从槟城回来,人有点笨笨的。最近国家好像发生很多事情,但是却没有办法下笔 --

我是相信希望的 -- 如你一样 --

 

Post a Comment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