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November 08, 2006

一封短信 (4)

我曾经在感情里受到很大的伤害,更曾经因此而自杀。经过了很长的时间,我终于可以放下过去的伤痛。
如今我遇到了一个和我非常投缘的男人,我不知道这段关系可以维持多久,我不相信自己可以维持一段永恒不变的关系。我应该如何做才不会在感情内再度被伤害?
*****************************************************************************

你曾经在感情里受到很大的伤害,尝到了得到爱之后又再度失去的痛苦。你很害怕新的关系,更害怕经历那“失去”的痛苦。因此对于新的关系,你犹豫了,你不希望再度被感情所伤。

当我们说害怕再度受到伤害时,其实已经先为自己预设了立场,就是我们会受到伤害。因此如果我们的人生目标是我们不希望在感情里受到伤害,最好的方法就是将我们的心房锁得紧紧的,不让任何人靠近我们。可是即使如此,我们也不能确保我们不会受到伤害。

有些朋友虽然拥有很多的爱,可是他们依然觉得身边的人都对他不够好;同样的有些朋友虽然曾经受到很大的创伤,却仍然相信人间有爱,愿意爱及被爱,爱自己也爱别人。很多时候,我们是否能活得开心、平静,取决于我们是用怎么样的眼光来诠释我们的世界。

《不受伤害》并不等于《获得真爱》。

如果我们在处理关系的时候,将焦点放在如何不让自己受到伤害,我们就会因为害怕失去而对关系缺乏安全感。我们会尽可能在关系中去寻找可以让自己感觉到安全的的蛛丝马迹。

因为害怕失去、害怕受伤,我们开始用防卫的心态来对待我们的关系。可惜的是,防卫的心态并不能让我们带来安全感,反之他可能让我们的关系、我们的生活一贫如洗。

如果我们希望得到爱,学习如何去爱,我们就必须接受我们可能会受到伤害,接受我们的期待可能会落空。我们愿意从伤害中了解、欣赏我们自己,了解我们的脆弱之处并从中获得治愈。我们愿意开始用爱来眼光来取代恐惧的无底黑洞。否则无论是亲密关系或是其他的人际关系,我们的眼光仅会放在如何避免让自己受到伤害,而错过了关系里能带来的喜悦及成长。

问题不是我要如何可以确保我不会受到伤害,如何可以让关系持久常青。而是我们要如何学习去爱,如何能铲除让我们看不到生命中的爱及喜悦的心理障碍。

对于将来,我们都没有把握。我们不能预知将来会发生什么事,更无法掌控将来。在爱的道路上,我们是一直共同学习,一起成长的。

面对这新的关系,你看到的是爱?还是恐惧?你是否已经准备好去寻找自己的幸福了。你是否愿意相信,你绝对有资格得到你所渴望的爱?

如果你相信,你就会发现。

Labels:

7 Comments:

At November 08, 2006 11:59 PM, Blogger 王妤娴 said...

又是赶稿的时候。
本来要写关于爱与性的课题的,突然接到朋友的短讯。因此以这个为这次的主题。
真的要好好用功了,我其实很心虚呢!

 
At November 09, 2006 1:28 AM, Anonymous 建杰 said...

哈哈!
这就是发呆和瞎聊后出来的产品吗?
写得还不错,没有行货的感觉。

朋友的短讯就是短信的内容吗?

想好的课题就好好记录起来,留给下次了。这段时间还可以慢慢酝酿。

 
At November 09, 2006 7:57 PM, Blogger 王妤娴 said...

行货我写不出啦。
毕竟我不是本科身,还是学商的。
用没有好好用功。
因此绝对写不出非常“惊人”的文章。
我希望能写“感动”人的文章。
无需很华丽的文字,无需很多理论,但是希望可以用我的生命碰触其他朋友的生命。
我还有很多需要学的呢。
其实短信的内容,除了我看了朋友的短讯,更包括我和很多朋友接触过的时候的故事。
爱是所有的答案 。。尤其是人际关系,这是我始终相信的。

 
At November 14, 2006 9:03 PM, Blogger 周小芳 said...

我认同你的“爱是所有的答案”,有时候,如果双方心里都存有爱,问题应该比较容易解决。我相信你能够以简单的文字感动人,因为你的生命本身就是一本美丽的故事书,你能够看到很多 别人忽略了的事情。

 
At November 14, 2006 11:55 PM, Blogger 王妤娴 said...

This comment has been removed by the author.

 
At November 15, 2006 1:04 AM, Blogger 王妤娴 said...

我相信《镜由心造》。

如果我们的心充满了恐惧、攻击的念头,我们是很难在关系里看到“爱”的。

就像我常由的一个例子。

如果我们戴的是红色的眼镜,我们会看到红色的世界。即使其他的朋友告诉我们这世界还有其他的颜色,我们不会相信。以为我们看不到。

我们应该问的不是为什么我们看不见,而是我们愿不愿意将我们的眼镜脱下来。

可是说“我愿意”,是需要很大的勇气的。

当我们愿意将他脱下,我们就可以发现。然后我们才了解,爱从来没有离开我们,只是我们没有看到而已。

 
At December 06, 2006 3:40 PM, Blogger chng said...

一個可惡的人,背後一定有一個可悲的故事。

所以我相信没有坏孩子,只有受伤的孩子。

 

Post a Comment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