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October 11, 2006

写在 3 岁小童去世后的今天

两个小时内,我就接到了两个报章的电话访问,询问我对于 3 岁小童被虐待至死的看法。

结果,今天我的心情沉甸甸的,到现在10.03分的现在,我都没有办法释怀。

由于我和光明日报的关系不错,他们的记者是直接打我的手提电话的,当时我还赶着去联合国难民署开会。

本来面对所有的问题都能侃侃而谈的我,当记者问道 “妤娴,你认为到底是什么原因,可以让一个母亲眼睁睁的看她的男朋友或丈夫将小孩虐待成这样?” 我还是呆了数十秒,无法回答。最后,自己答了什么,我也不晓得。我记得我曾经说过,我很难去相信,有哪一位母亲给以容忍这样的事情发生,而什么事情都不做,除非她本身也遭到虐待,但是根本无法阻止;不然就可能是本身对孩子有怨、有恨,因此默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刚在光明日报的网站看到了对于我的访问,虽然有些资料错了,可能我表达得不够明确吧。

http://www.guangming.com.my/content.phtml?sec=193&artid=200610112028&data

当我成为全职社工员后,由于看了太多的人生惨剧,直接接触及看到那些血淋淋的故事,对于一些我以前深信不疑的价值观,开始产生了怀疑。

我曾经选修 Satir 理论一年,而理论有非常丰富的人性观。对于觉得家庭系统对人造成很大的影响,希望能走家庭治疗路线的我,非常的向往。

此理论有22条对人、事情、世界、治疗过程的基本信念。其中一个是如此的:-

- Parent do the best they can at any given time
父母亲在任何时候都是竭尽所能而为的。

这个信念,常常被讨论,以前我相信。
因为我相信,父母在他们有限的资源和知识,已经尽力做到最好。
正如我的一位非常棒的朋友 “以量” 在他已亮的天空曾经写过“我发现原来我爷爷也不曾教过我父亲,不曾给过我父亲他所需要的爱。今天,我放下了”。

当我在进行与原生家庭有关的议题时,我都会带朋友们走进时光隧道,了解他们的父母亲; 让他们看一看他们的主观世界以外所可能发生的情况,让他们从了解中释放他们的父母,最后释放他们自己。

可是如今我却很怀疑,是真的如此吗?至少在新山的案例,我并没有如此的发现。

我甚至非常生气,生气的是为什么有些父母亲可以做出这样的事情,他们有什么资格称做父母,他们根本不配!!!他们的行为是那么的不可原谅,我想至少现在我不愿意去做 “体谅”的工作。

曾经在几个月前,我也针对此信念和生命线的朋友做了一番讨论。
当时我一位前辈对我说,如果你相信这个信念,那么在治疗过程 / 助人的过程中你会做怎么样的处理?我告诉他们我一直在做的方法:-
  1. 面对伤害 - 我们的情绪、感受;我们如何反应
  2. 了解伤害 -了解此伤害对我们的影响(个人 / 对世界的看法 /的关系的看法)
  3. 走一趟治愈的路

前辈问我 “那你觉得有效吗?”,那么就好了不是吗?

真的如此吗?

6 Comments:

At October 12, 2006 1:17 PM, Blogger The Exile said...

光明日报竟然帮你改姓了......

那位虐死女友儿子的男人,固然罪不可赦。但是想回头,我们的社会又是否应该负上责任呢?我们的教育没有强调人格和情绪的培养,只一味强调成绩,导致我们的社会充满了暴戾,缺乏宽容。

或许你应该让头脑休息一下,暂时别想太多了。

 
At October 12, 2006 7:05 PM, Blogger 王妤娴 said...

我觉得家庭教育对一个孩子是非常的重要的。

我们必须教育孩子们如何尊重生命,也必须教育孩子们自我负责。

因此为什么朋友们叫我去中学给讲座,我都会义不容辞的答应。因为我觉得他们是我们未来的希望。

这也是为什么当我到电台接受访谈是我都会恳求朋友们来接受求助,对于使用暴力的朋友,我会用另一个角度去诠释他们,对他们说我们可以用不同的方式来应对。

每当我看到一些身为人父母亲的去学校对老师们兴师问罪的时候,我看到很悲哀,尤其是当他们的孩子犯错的时候。因为我明白这样的方式只会教育孩子们无需负责的心态。

除了怪罪社会,我们孩子第一个接触的系统“家庭”可以做什么呢?为什么有些孩子不会变成充满了暴戾,缺乏宽容,为何有些孩子会?

好像我,或一些我认识的辅导义工,我们有太多的理由可以变成他们其中的一个。

可是为什么我没有?很大的程度是因为我的家庭教育里,让我学到爱及信任和自我负责。因此,虽然我曾经有一段看起来会万劫不复的经验,可是我可以站起来,去帮助可能与我有相同经验的沉默的一群。

我还可以做什么呢?

 
At October 13, 2006 8:35 PM, Blogger The Exile said...

其实你还可以做多一样东西---笑 :)

 
At October 15, 2006 7:53 PM, Blogger 王妤娴 said...

有时候觉得,我对生命的要求其实单纯得可以。

在搭LRT上班的时候,只要看到一些朋友愿意起身让坐,或者是朋友们愿意带没有办法看到东西的乘客,让他安全的走一段路。我就会觉得生命真好,好幸福的感觉。

昨天,搭车到Klang,在等待的过程中,看到站在路上的跟车员一次又一次拿着地图向他问路的游客很耐心的告诉他们该如何去他们想要去的地方,我也觉得好幸福。

你们幸福吗??。。

 
At October 18, 2006 10:50 PM, Blogger The Exile said...

人总是很矛盾,前一刻还觉得自己过得很好,忽然间会因为一件事情而感到伤心烦恼。前一刻还很烦闷困扰,不过下一刻却因为一件事而开心大笑!

 
At October 21, 2006 12:37 AM, Blogger 王妤娴 said...

就是因为人的矛盾,生命线在有那么多生意啊,否则我们不是没工做了。哈哈

 

Post a Comment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