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September 16, 2006

你要的真的是爱吗?

这两个星期,心情都不太好,而且有时会很紧绷。

因为一个我负责处理跟进的个案,发生事情了,也因此我到了南部一趟。星期三决定到南部,星期四早上的车,星期五回来,回来后直接到中心工作至晚上10点,今天睡得像死鱼一样,明天还要做义工培训,真的有点累了。

我想是心累吧。

我这位朋友,这次是第三次离开她的丈夫了。

第一次,她带着伤痕累累的身体,和孩子来了我们中心,后来因为想给丈夫一个机会,更因为担心如果她不这样做,会伤害她的家人,她回去了。

第二次,是我安排她离开的,帮她买了一张机票,远离此地。可是,不到一个月,她回去了。而且因为怕我的不谅解,没有让我知道。

当她7月联络我的时候,她第一句就是,我告诉你一个你听了一定会很失望的消息。她回去了,可是丈夫又发作了。上个星期,丈夫更在大街上打她,而这一次,她不妥协了。我找了朋友,与她一起去办事情。。

当她对我说,她是不是很笨时,我心痛得告诉她,我没有权利去指责你,而我相信当时你会做这样的决定,你一定有你的原因及牵挂,我只是看到你这样,我会心痛。

那天,她做完事情回家,我打电话给她,她哭得很伤心,因为她觉得连家里的人都不愿收留她 ...

后来她说她必须回家拿东西及车,虽然她的调查官愿意陪她,可是她非常害怕,她问我可以陪她一起回家吗,而我也在经过上司的同意下去了,记得我上司还问我,你会危险吗?我还很认真的回答她,我猜60% 40%吧。

最后我南下了,我和她一同去警察局。在去她家的路上,她怕得全身发抖,我心里害怕,可是还是很镇定的样子,我握住了她的手给她支持及鼓励。

我心里是希望她能面对这一关,因为跨越害怕,有时候最有效的方法是面对害怕。

到她家的时候,她的丈夫在家。他非常的凶,还说了一堆话。随后警察及我坚持要他让太太进屋,而也没有发生什么事。我知道她害怕,因此我都很刻意的挡在他们的中间,她丈夫还对我说“你不要以为我那么笨,在人面前我不会打她”。我按捺住我的生气,还是只是一直确保他们俩人保持一定的距离。因为他一直不停的说话,而且表露很焦虑和生气的样子,警察也都站在离我们不远处的地方。

中间还发生了一些事情,最后我们还是安全了。可惜我们没有办法拿到那辆车。。
重要的是,她面对了她的恐惧。
(我没有告诉妈妈,我去做这么危险的事,怕她不让我出门)

对那位丈夫来说,所有他的行为都是正确的,而都是人家的错。他不会去思考自己需要负上大部份的责任,就像很多施暴者,他们永远没有错。当然追溯到成长过程,大部份的他们纵然有错,他们的父母亲都愿意为他们付出、包庇他们的错误。固然就造成无需为自己行为负责的习惯。

他还联络了这个朋友的弟弟,投诉我身为不配做社工,他说社工都是要夫妻和好的,只有我鼓励离婚。我还笑说,我的工作就是破坏人家幸福美满的家庭。//。。

天地良心,我已经是我们那几位社工里,最不会给建议的了,因为我的出身,是辅导义工。可是没有办法,因为总要找人来推卸自己的责任,知道了也没有关系了。

我常想 --//--
他们要的真的是爱吗? 还是控制及权力?
而这样真的能让他们得到爱吗?
这个问题,永远没有答案。


--- 为了保密的原则,我更改了一些资料及情节---

42 Comments:

At September 18, 2006 11:21 PM, Blogger The Exile said...

看了这篇文章,真为你捏一把汗。也真佩服你的胆量和热心。其实你南下时为什么不找你男朋友陪你呢?

下次再有“危险任务”时望你多小心注意。

我想那丈夫会恼羞成怒,不是因为他还爱妻子,而是他觉得你从他手中抢走了他妻子,让他没脸而已。说到这里,其实,他会不会来找你麻烦的呢?

 
At September 18, 2006 11:46 PM, Blogger 王妤娴 said...

因为我是学辅导、而且在也长期修自己的心灵,因此我很多时候在反应事情的时候,会尝试先去了解对方的心情。

如果对方是生气,我会尝试去让自己看到和发现,对方生气背后是什么,很多时候可能是恐惧,而他们其实是在“呼唤爱”。可是我们很多时候,用的方法却不但不会让我们得到爱,反而会让我们失去更多的爱。

因为我们害怕失去,我们会用更激烈的方法去得到他,最后连自己也失去了。

其实我很同情那丈夫,同情他没有办法去寻找更能让他得到爱的方式,也同情他没有在成长的过程学习到自我负责。因此,当他用生气来回应我时,我不会立刻反应。

但是,这不表示他可以继续用这样的方式来对待其他人。

说到找我麻烦,其实去年这朋友便告诉我,他丈夫收了一份拥有我的照片的剪报,还告诉她,他知道她的社工是谁。

我曾经对他说,如果我害怕,我就不会选择这份工作了。而他一直说到好像会对我不利,到现在还没有。可是最近中国报会有关于我的访问,可能还是低调些比较好吧!那天,他是生气,可是对我还不敢怎么样。我还很希望他真的会对我怎么样,那么他完蛋了(我好像也是用暴力去回应他的暴力,虽然我用的也许不一样,惭愧)。

最近收到一些莫名其妙的电话,可能他以为她用我这个号码。可是今天没有了。

其实我要到很后来,才会觉得害怕,真的很后知后觉吧!是啊,下次要小心啊,千万不要让爱及关心我的人伤心。

 
At September 19, 2006 12:14 AM, Blogger 王妤娴 said...

喔!他刚刚 sms 我。

看样子他真的以为这个电话是她的,只要他恐吓我,他就惨了

 
At September 19, 2006 3:01 PM, Blogger The Exile said...

其实也不是后之后觉。有时候我们做事情会凭着一股作气。但过后冷静下来时,就会发觉自己刚才真的好险。

你说你希望他对你暴力,这样可以让他“完蛋”。我觉得你这种想法很危险而且不负责任。这种想法会潜伏在你潜意思里,你以后在遇到他可能会不自觉地挑战他。我想,做义工的主要任务是帮助人,不是伸张正义,打抱不平,更不是希望人家可以对你暴力,以便他“完蛋”。你这样也罔顾了你自己的安全。

对不起,忽然教训起你来了。我想如果我和你的位置调换,我可能也会这么想。只是现在我是旁观者,所以我看得比你清楚一点。

 
At September 19, 2006 3:43 PM, Blogger 王妤娴 said...

你说你希望他对你暴力,这样可以让他“完蛋”。我觉得你这种想法很危险而且不负责任。这种想法会潜伏在你潜意思里,你以后在遇到他可能会不自觉地挑战他。我想,做义工的主要任务是帮助人,不是伸张正义,打抱不平,更不是希望人家可以对你暴力,以便他“完蛋”。你这样也罔顾了你自己的安全。

You are definitely correct.
That's why i also felt i am really iiresponsible. I have that thinking because i was piss-off and frustrated with him. But definitely this is not right at all, and i shoudn't do that.

I never believed in "use violent to react violence" .. But i have that thinking as i know if this happened definitely my boss and the society will not keep quiet about this, hence is easier way out.

Really not professional right? I also hate myself to behave like that. I still have lots of improve.

Really down :-(

 
At September 19, 2006 6:56 PM, Blogger The Exile said...

你也不用太过伤心,因为至少到目前为止你都没有把你的想法付诸行动。这证明你还是很专业。

人总是会有很多邪恶的想法,不过很多时候都被我们的理性压抑了。

基督徒都相信,魔鬼总是不断在我们的耳边说话,诱惑我们做坏事,犯罪。所以每当你有坏念头时,告诉你自己,不要被魔鬼诱惑。而我当为你向上帝祈祷,让你免于一切诱惑和凶恶。

 
At September 20, 2006 11:17 PM, Blogger 王妤娴 said...

我不是基督徒,我也不是佛教徒徒,而我灵修的项目却和两个的教义很雷同。。

我相信我们常常都是处于矛盾的状态,我们常我应该/必需做什么和我想做什么挣扎。我们也常在爱和恐惧里做选择。。(我11月会有一个分享会,关于如何超越恐惧选择爱的讲座,希望我可以很快恢复以前的妤娴)

你知道吗?他一直sms我,虽然我已经告诉他我不是她,也对他说他如果在骚扰我,我会报警。他告诉我去报警啦。对不起,我会去。

我问我自己,我是因为生气他才报警吗?是因为要教训他吗?还是我真的不要他继续骚扰我。为了让我自己好过一点,我让自己相信是最后一个原因。

可是我又不能说服我自己只因为这个,因为我对于他真的是有情绪的。虽然,刚才和我一起吃晚餐的小朋友都说,当然要报警,你要保护你自己嘛。

我就是这样。很多朋友都说我就是太认真了,而且很多时候都对自己有很高的要求,因此也因为这样有时很钻牛角尖。

我看到的不具任何意义。
这些意义都是我自己赋予的。
而我需要为此负责。

 
At September 21, 2006 1:02 AM, Blogger 王妤娴 said...

http://www.chinapress.com.my/topic/family05/default.asp?dt=2006-09-19&art=20060919familytalk.txt

哈哈!打个广告吧!

 
At September 21, 2006 10:18 PM, Blogger The Exile said...

当我发出上一个回应后,立刻就感到后悔。
我不应该叫你从基督徒的角度去看,真对不起。

不过还是希望你接受我为你的祷告,作为朋友,看到你面对危险,这是我唯一可以为你做的东西。

你说你灵修的项目和两个的教义很雷同,不知道可不可以给多点详细资料?

你忽然向我诉苦,让我感到紧张。当然,我不是紧张你向我诉苦,而是紧张不知道要说什么。你精于辅导,而我却是门外汉,我可以说的安慰话,恐怕你已经对自己说过很多次了。

让我用“理”的观点出发,说一下我的看法。我觉得,只要一个人作了一件对的,好的事情,我们就应该给于支持和赞扬,而不需要太在意他背后的动机是什么,毕竟,好事就是好事。

同样的,你报警,无疑是做了一件正确的事情,正确就是正确,所以也不需要在意你是为了什么而报警。别再钻牛角尖了。

对于你的广告,我实在爱莫能助,我即不是即将结婚之人,也不是新婚之人。嘿嘿。

不过如果你在《自由媒体》卖广告,效果应该会比较好,或许你们也可以找婚姻介绍所帮你们卖广告噢。

 
At September 22, 2006 10:13 PM, Anonymous 建杰 said...

辅导员的工作真是不简单哦。
很多时候辅导员就是要帮助其他人疏解情绪压力,解决问题。可是自己有问题,又要找谁呢?

原来是可以找绿草的。哈。

(最后一句纯粹搞笑 ^_^ )

 
At September 22, 2006 10:17 PM, Blogger 王妤娴 said...

昨天写了一些东西,在 Send 的时候,突然不能登入,然后不见了。网络的事本来就很神奇不是吗?

我虽然不是基督教徒,但是很多时候,因为工作的关系,在这个辅导的过程,我会借用祷告。我相信对一些朋友们来说,这是非常有帮助的。因此没有关系。我的弹性和接纳度基本上是非常高的。有很多时候,我也会在过程中用冥想或欣赏感谢,对我而言,重要的时,如何能帮助对方,帮助自己。

我灵修的范围,是属于新时代(New Age)的,主要是修自己的心,或用一句话来概括,如何让自己超越恐惧,看到及选择爱。你可以参考这个网站 www.accim.org.

其实我并不需要很专业的人来安慰我,只希望有人愿意倾听及支持我,如此而已。我想你已经做到了咯!!谢谢啦!

我不是个很会自我宣传及包装的人。我现在还在寻找自己的定位,到底我要在我的工作呈现怎么样的自己,而我又要专于那一方面。很多时候我都很低调,而我更在意人家的看法,不希望人家觉得我“自我宣传”。可是最近见报率还蛮高的,我得罪的人又不少,怕怕也。

最近的累,让我很想休息。

 
At September 22, 2006 10:30 PM, Blogger 王妤娴 said...

建杰/绿草:

我来 WAO 工作之后,我就常常在生命线的辅导室“大骂臭男人”,连我那妹妹式的朋友都说,哇!我的姐姐什么时候变得那么容易生气。生命线的朋友,都会乖乖让我骂。

可是后来,我升级成为督导了。当然去年我的老师来马来西亚的时候我也和她有很深入的谈话。后来也好多了,不再那么的要求自己;对施虐者有太负面的情绪时,不会太苛刻自己。

惭愧我曾经是她在马来西亚最早的弟子,宽恕工作坊、自我疼惜工作坊还做了几次,连我的一些朋友都整天取笑我是“宽恕”"爱"的专家。可是真是越来越不像样了。

这个 blog 是很低调及很新的,也没有几个人知道,当然就只有你们可以在此辅导及开导我了!!你们可要用功些,努力辅导我啊!!

 
At September 22, 2006 10:32 PM, Blogger 王妤娴 said...

其实在助人的过程中,我们是和求助者一起成长的。我如此相信。

 
At September 22, 2006 11:36 PM, Blogger The Exile said...

妤娴:

看过了中国报的婚前教育,觉得很有意思。在这祝你们可以很成功的举办这次课程。

对了,那恶丈夫还有给你传短讯么?你报警了么?

“可是最近见报率还蛮高的,我得罪的人又不少,怕怕也。”

盼你多小心。

“我就常常在生命线的辅导室“大骂臭男人””

还好我一点也不臭,不然就被人骂冤枉的。

对了,你有电邮进发么?

建杰:

你是不是也有自己的部落格呢?还有你是哪里人呢?大家来认识一下,做个朋友 :)。

 
At September 22, 2006 11:54 PM, Anonymous 建杰 said...

妤娴,你说到让我辅导还真让我失笑了。
我是典型80年后出生的草莓一族,这么大了还是无法管理好自己呀。

不过聊聊天打打屁还行啦。

绿草,你点我的名字就可以进入我主要的部落格了。最近写了一篇相当详尽的自述,也省得我在这里介绍了。我是槟城人,目前在工大,化学系硕士第三年(就是延毕啦)。

 
At September 23, 2006 12:00 AM, Blogger The Exile said...

"我是槟城人"

嘿嘿,真巧,我也是槟城人,回来槟城可以找我出来聊天噢。

 
At September 23, 2006 12:05 AM, Blogger 王妤娴 said...

昨天,我去参加一个研讨会。
七早八早,他就 sms 我问我"hei!where is tthe police"。我没有时间理他,然后研讨会完了,我就去报警了。

当我去见调查官时,他又 sms 我,我还将他拿给调查官看。我跟调查官说,我不能让他到 WAO 来骚扰那的人,虽然他并不知道地址,可是很难说,而我不能让住在我那的人受到一点伤害。

我回家途中,我一直告诉自己,我不要只看到他的攻击,我要看到他害怕失去一切的恐惧。那么我就不会去回应,会愿意尝试从他的角度看。即使他的行为是不可原谅的。

放心,我会小心。我也被一对丧尽天良的雇主气死。奇怪,我最近遇到的那些变态的人,都是华人,唉!

我还没有电邮进发,其实我们应该认识的。嘻嘻 ...

建杰的 blog:
http://kiankeat.blogsome.com/

 
At September 23, 2006 12:07 AM, Blogger 王妤娴 said...

我也算是25%Penang rang.
我16-23是在 Penang 住的呢!!
那么够力啊???!!!

 
At September 23, 2006 2:38 PM, Blogger The Exile said...

即然你已经去报警了,那就让警方去处理吧,这事情也可以告一段落了。

如果没记错的话,WAO 举办的婚前教育应该今天开始吧?

等WAO 完了之后,就可以好好休息几天啰。加油。

“我也被一对丧尽天良的雇主气死。”

让我猜,是女佣投诉被虐待吧?

“我还没有电邮进发,其实我们应该认识的。”

原来如此。

“我也算是25%Penang rang.
我16-23是在 Penang 住的呢!!”

噢,你是在槟城读拉曼的么?

“那么够力啊???!!! ”

哈,我也想知道什么东西让青色大小姐觉得够力?

 
At September 23, 2006 3:18 PM, Anonymous 建杰 said...

"25%Penang rang"甘都得?哈。
如果以居住的年份来计算,那么你应该是
2x-3x岁左右吧,哦比我想象中年轻。

绿草,你在槟城干什么?你是社会学硕士毕业的,对吗?

 
At September 23, 2006 3:56 PM, Blogger The Exile said...

“绿草,你在槟城干什么?你是社会学硕士毕业的,对吗?”

我不是社会学硕士,我是理科生呢,你为什么会觉得我是社会学硕士毕业的呢?:P

 
At September 24, 2006 11:37 PM, Blogger 王妤娴 said...

我啊!。。。
1-3岁我在台湾,然后3-8我在新加坡,9-15我在KL,然后16-20在Penang,21-24我在KL,但是我爸爸妈妈是在我25岁时搬回来KL的,今年本大姐32岁,所以算是25%吧?
常常当朋友们问我哪里人,我都不知道如何回答呢!我是在拉曼总院读的,曾经有很轰轰烈烈的一段经验,哈哈!
够力,是没有想到你们俩都是Penang lang,hehe!

哦!现在我告诉人我32了,很多朋友不相信。唉。但是我的真人,尤其是带团体活动是,非常动感,活泼,因此很多年轻人都很喜欢我。尤其是中学生,可以很快就成为朋友,进入他们的世界,也因此,在辅导年轻朋友,很容易。

WAO 没有婚前辅导的,我们也没有婚姻辅导。这是因为我们的主要对象是女性朋友。但是因为我曾经有多年助人经验,对于我觉得还有救的婚姻,我都会Refer去其他辅导中心。
婚前教育是生命线办的,hehe。

我这两天是在难民社区带一的工作坊及活动。

 
At September 25, 2006 12:35 PM, Blogger The Exile said...

hmm,我还以为你是婚前教育的主讲人之一呢。:P

还有个疑问,WAO 和生命线是不是同一个组织呢?

我觉得,人最要紧是找到安身立命之道,懂得如何自处,这样不管在什么年龄都可以得到快乐和幸福。在这方面你做得很好呢。

人的青春期真的越推越后了。像我去年刚念完硕士,今年五月才拿到文凭,现在已经27岁了才开始工作。

对了,这几天那人还有没有sms你呢?

 
At September 25, 2006 5:10 PM, Blogger 王妤娴 said...

I am one of the speaker or coz :-P.
Just not organised by WAO. Hehe.

WAO and Lifeline two different organisation ..

Can't write long now, will tell you stories later.

 
At September 26, 2006 9:25 PM, Blogger The Exile said...

"will tell you stories later"

ok

 
At September 27, 2006 3:12 PM, Anonymous 建杰 said...

哇!好像大家越说越多个人资料了。
有一点没安全感,万一有意图不轨的人闯进来怎么办?(笑)

你们都比我想象中年轻哩。原因是妤娴给我的感觉是有很丰富的社会和工作经验,然后绿草则是思想很成熟。不过看来是我自己停留在青春期吧(笑)。其实不是青春期推得迟,只是成年期推得迟吧。

“绿草,你在槟城干什么?你是社会学硕士毕业的,对吗?”--->噢,我是搞错了,文科硕士(不一定是社会学)那位朋友是土土(在自由媒体的)。不过你也是硕士毕业,什么科系的?开始工作了吗,做什么工作?我给你电邮,kiankeat[a]gmail[dot]com,你email我,好让我可以拿到你的email。改次回槟城再找你出来,不过我是超级路痴,很不熟槟岛,看来要搭渡轮过去找你。我家是在威省南部的。

妤娴,你说的“但是我的真人,尤其是带团体活动是,非常动感,活泼"真是让我难以想象。是真的吗?哈哈。我今年25岁,已经动不起来了,哈哈。其实你未免把自己报告得太详细了,正如我所说,万一有意图不轨的人闯进来怎么办?(大笑)

 
At September 27, 2006 7:05 PM, Blogger The Exile said...

“有一点没安全感,万一有意图不轨的人闯进来怎么办?”

哈,你把你的自述都写在自己部落格里面了,连自己怎么追女孩都抖了出来,还怕没安全感? :P

再说,你们俩陆续自我介绍了那么多,我当然也要介绍一点自己啊,否则的话岂不是太失礼了?

“改次回槟城再找你出来,不过我是超级路痴,很不熟槟岛,看来要搭渡轮过去找你。我家是在威省南部的。”

没问题,我来带你,你请我吃一顿好了,嘿嘿。

“其实你未免把自己报告得太详细了,正如我所说,万一有意图不轨的人闯进来怎么办?”

我觉得还好,至少她没有报告地址,电话,身份证号码,哈!

 
At September 29, 2006 12:22 PM, Blogger 王妤娴 said...

我这人本来就很“透明”,哈哈!可能对人性还是有一点信心的,反正啊,我只是透露过程,可以让人利用来意图不轨的资料,我是绝对不灰说的。哈哈!

我毕业后就开始工作,在商联会混了 2 年,然后在商界混了 4 年。可是期间,我就一直做义务工作,因此才会看起来多了很多经验。在商联会的 2 年,我看到了什么是华商的无奈,什么是“变脸”,也更清楚我们的所谓代表华人社会的华团。唉!

说到那位丈夫,他还有 sms 及打电话给我,还打去 WAO。而且冒充什么公司要送货,要拿我们的地址。他真的很天真,以为可以那么容易拿我们的地址,当然所有电话都被我们挡回去了。

后来他去找 MCA,MCA 后来联络我,然后他们告诉他,这事他自己处理。MCA 本来就觉得他说的故事很多不一致的地方,也没决定帮他。现在他们会先去求证,已经不再像以前那么鲁莽。而且,这次如果他们没有求证,如果WAO 投诉,他们也很麻烦。可是因为这件事,我不能好好上课,气死!!

昨天,他又 sms 来叫我转达讯息是,我骂了他一顿。如今我的电话很平静。。

-----

绿草 。。哦!搞不好,我弟弟也认识你。hehe

 
At September 29, 2006 6:05 PM, Blogger The Exile said...

看样子,他还不肯罢休,他到底是想要什么呢?其实,你都报警了,为什么警察没有去找他的呢?无论如何,希望你小心,怕他有一天真的摸到你的中心去。

我想,你的一声“唉”背后一定隐藏很多无奈。商场和官场恐怕是这世界上最复杂的领域,三教九流什么人都有。

对了,你还没有告诉我WAO和生命线的区别耶,不会是忘了吧。:P

你弟弟叫什么名呢?他在哪里读书?hehe,或许我和你弟弟真的是认是的也不一定。

 
At September 29, 2006 7:34 PM, Blogger 王妤娴 said...

好啦好啦。。

马来西亚生命线是一个辅导组织,主要的工作是辅导。而我们的信念是“帮助别人,成长自己”。我们的工作是促进社会的心理健康,达到助人、自助。
http://www.lifeline.org.my/
http://groups.msn.com/o17b2u10vsgr8ghvh0f00q4nf6

WAO 主要是做妇女的工作的,我们的主旨是 Eliminate all violence against women and children。而因此我们的工作除了是 Service Provider 更重要的是如何Advocate 及监督政府的立法工作。因此比较起生命线,WAO 做的是非常草根的工作。在辅导方面是比较少的(看 Case Worker 的能力而定),更多的是危机处理及如何帮助他们重新走入社会(reintegration).
www.wao.org.my.

如今我游走两者之间,有时候像一个精神分裂的病人,哈哈!

我弟弟和你一样27岁(他跳班),他是钟灵毕业的(bio-sains),后来在沙巴大学读书。不过他和我小弟弟在学校都比较“乖”,不象他们的姐姐我到处惹事生非。

 
At September 29, 2006 9:46 PM, Blogger The Exile said...

嘿嘿,谢谢你给我讲解。游走于两个组织之间,无疑应该是蛮辛苦的,不过所谓能者多劳,加油啦。

关于你弟弟,我在想,你弟弟会不会是王隽为呢?

 
At September 29, 2006 10:32 PM, Blogger 王妤娴 said...

不是那么巧吧?
你们认识???
吓死我啦!所以啊,还是不要做坏事比较好。哈哈。


和我弟弟很熟的一群朋友啊!托我弟弟们的福,对他姐姐我的“情史”都非常了解。他们常常来我家聚会,在小小的空间闹个天翻地覆。

 
At September 29, 2006 10:45 PM, Blogger 王妤娴 said...

辛苦,还好啦!
现在我们还要成立华社辅导与咨商协会呢!
只是因为工作的性质,我有时会觉得自己的性格有些分裂,毕竟两者之间有其差异之处。重要的是社工的批判性是很强烈的,相比之下义工就温和很多了呢!

 
At September 29, 2006 11:20 PM, Blogger The Exile said...

“不是那么巧吧?
你们认识???
吓死我啦!所以啊,还是不要做坏事比好。”

其实,我和隽为不熟。因为我是读数学班的。不过和他有一面之缘,应该也有和他讲过话。刚刚听你说他读生物班,是跳班生,所以我就去找我那年的毕业刊,结果,真的是那么巧!

呵呵,我在那时候也有一段情史,很多人都知道的。现在回想起来,觉得自己当时真得很幼稚。不过啊,谁又没有幼稚过的呢?

对了,隽为他最近怎样了?在哪里发展呢?

“重要的是社工的批判性是很强烈的,相比之下义工就温和很多了呢!”

你不讲,我还以为社工和义工是同义词 :P.

 
At September 29, 2006 11:45 PM, Blogger 王妤娴 said...

我的可不是一件情史,是很多件。
再加上我们相差5年,因此够力吧!最少5件呢!而我早就在他们的圈圈很红的。

数学班,那你和德荣认识吧?他是我弟弟那群好友的其中一个。

我忘了有一样东西叫毕业刊,难怪、难怪!

隽为现在在Seng Heng当工作,薪水还蛮高的。

本来因为他的成绩很好(系上第一名),我们都鼓励他继续念书,然后做自己喜欢的事。我爸也希望他继续念书,可以圆他的梦?(以前老爸是台大高材生,很努力做研究工作,我阿姨常说,若他留在台湾,可能就做研究院院长了)

可是他却希望早点出来工作,不要让家人那么辛苦。现在做得还不错,但是因为工作时间的关系,要找女朋友还蛮困难的。他说他要做和尚啦。

 
At September 30, 2006 2:00 AM, Anonymous 建杰 said...

哇咧,你们还在这里聊哦。刚刚看到35条留言,还以为是spam。

原来你们还真是有一段渊源,这个世界真是小哦。

妤娴原来还是恋爱达人 @_@ (找不到其他形容词^^),那么多情史,真是厉害,真是很有“经验”,看来条件一定很不错,呵呵。看来以后有什么感情问题可以打电话给生命线找妤娴辅导。

 
At September 30, 2006 2:17 AM, Anonymous 建杰 said...

妤娴还是书香世家出身,真是佩服佩服!真恨不得早多几年出生(嗯,我到底要干吗?哈哈)。

其实社工是社会工作者,义工是义务工作者,前者或有支薪,后者则无。只是因为“社会工作”有很多类型,而且范围和广阔。刚好妤娴所服务的团体,是两种不同属性的团体。

WAO的类型是比较“社会运动”属性的,所针对议题的解决方案,终极目标是追求和推动制度面的改革和完善化,建立较完整的体制,对当下制度的批判性自然就很强。生命线则是“心理辅导”属性的,着重的层面在于个人的心理健康,克服的问题比较是情绪方面的吧。

这两种其实都可算是“社会工作”,不过在技能和性格性向的需求,有些很大的不同。也难得你会觉得自己性格分裂,真的要好好自我调适才行。这其实就是让我最惊讶的地方,因为我从来没有遇见过这类的两栖动物(可能是我见识少,我认啦,哈,谁叫我那么年轻,哈),也是让我佩服你的地方。

 
At September 30, 2006 2:20 AM, Anonymous 建杰 said...

绿草,刚刚在脑袋一闪而过:
你和你的网络情人serene发展得如何?
^_^

 
At September 30, 2006 11:54 AM, Blogger The Exile said...

This comment has been removed by a blog administrator.

 
At September 30, 2006 12:09 PM, Blogger The Exile said...

“我的可不是一件情史,是很多件。
再加上我们相差5年,因此够力吧!最少5件呢!而我早就在他们的圈圈很红的。”

不会是和隽为一起读钟灵的那一班同学吧?如果是的话,我在想,他们会是谁呢? 哈哈,人总是那么八卦和充满好奇。

那么多追求者,你又有没有看中谁呢?还是都被你看中了? :p

-------------------------------

“数学班,那你和德荣认识吧?他是我弟弟那群好友的其中一个。”

恩,我认识他,也曾经和他同班。

--------------------------------

“其实社工是社会工作者,义工是义务工作者,前者或有支薪,后者则无。只是因为“社会工作”有很多类型,而且范围和广阔。刚好妤娴所服务的团体,是两种不同属性的团体。”

看来你对社会服务的了解多过我很多呢!

-----------------------------------

“这两种其实都可算是“社会工作”,不过在技能和性格性向的需求,有些很大的不同。也难得你会觉得自己性格分裂,真的要好好自我调适才行。这其实就是让我最惊讶的地方,因为我从来没有遇见过这类的两栖动物”

这种两栖工作的确不简单,也难怪妤娴会那么喜欢 kerropi(青蛙) :P。

---------------------------------

“你和你的网络情人serene发展得如何?”

一句话---发展中。

 
At October 05, 2006 7:25 PM, Blogger 王妤娴 said...

几天没有上来啦,还有人留言哦!哈哈!

我从 8 年前就开始担任一些恋爱课题的讲座啦,然后到两性课题。现在还在讲,到处误人子弟。我最喜欢的一个讲题,是“放手,也要让你幸福”。。还吸引到蛮多朋友来听的。

有时,也会到中学讲,我都会和同学们分享我的故事,然后告诉他们我的想法,再让他们了解尊重及负责的重要。还很受学生欢迎,也许我没有讲道理吧。其实有一点,但是包装得很好而已,哈哈!

其实到目前,我还没有找到自己的定位。曾经我希望自己的方向是在“爱与宽恕”即两性课题。两性课题还好,但是“爱与宽恕”和我现在批判性很强的社会工作好像搭不起来。唉!真的很困扰。还是好好的去自我调适吧。

wah liao eh!!! 发展中啊!恭喜!恭喜

 
At June 09, 2009 12:22 AM, Anonymous Anonymous said...

不好意思,我想问做社工需要什么条件。。因为我不懂去那里问?只是想知道和了解。。谢谢。。tracy_hct@hotmail.com

 

Post a Comment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