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January 07, 2009

再谈宽恕及释放



很久没有谈“宽恕”与“释放” 。

这一年的工作,面对各种不健全的制度,时常会有很多的比较负面的情绪。因此觉得我没有资格讨论“宽恕”与“释放”。即使除了在网志,偶尔发泄我的情绪,很少将之带入我助人的工作 -- 仍然觉得没有资格讨论。

我曾经疯狂的读一切有关“宽恕”“爱”的书籍,因为经历了一些宽恕的历程,我释放了过去对我造成的伤害,释放了伤害我的人,更释放了我自己。

多年的助人过程、经验,让我很坚持,我除了要让案主看到希望,更需要带领他们走一段释放的经验。当他们释放过去对自己造成的伤害,他们会得到心灵上的自由。

释放其中很重要的过程“1.了解 2. 接纳 3. 宽恕自己 4. 宽恕他人。

“宽恕”这个字眼很容易被我们所误解的,因此宽恕变得很难。当我们说我们宽恕伤害我们的人,不代表伤害我们的人没有错,不代表我们没有受到伤害。宽恕是我们不要紧握住过去的痛苦,我们愿意释放过去的痛苦,释放他 --- 让我们重获心灵的自由。

这不是一条容易的路,但是对于曾经因为生命中发生了某一件事情,受到创伤的朋友们,却是一个必经之路。

这一条路的Magic Word 是我们愿意宽恕(不是我们必需宽恕)。

我了解这个过程对于案主有非常大的疗效,因此我会坚持的期盼可以这样结束我们的辅导关系,我觉得这样我才算尽力了。但是,我知道我不能急、更不能勉强。

我1997年加入生命线的义工培训,1998年5月加入义工行列,2000年离职到台湾游学--走我的心灵成长之旅到接触了我的恩师,接触“宽恕”及“爱” -- 2001年开始很努力的在我的助人工作贯彻这样的种子。

2001年第一次带领“宽恕工作坊”,当时来的朋友都是带着一堆困惑及伤害来上这个工作坊。当时,有位朋友开始的整个过程都武装的很好,但是总觉得有点不对劲,因为她一直不停的挑战。她坚持今天她会变成这样是因为环境、因为某些人。当时,我带得很吃力 -- 我觉得使不上力。后来,我放下了要她相信“宽恕”对她很有用,她需要宽恕伤害她的人,我让她有个机会宣泄她的伤害。我忘记最后发生什么事情,后来她变得比较开放,愿意讨论她正式的感受。我其实并不知道那个事件的内容,因为对于我过去的细节不重要,如果她不愿意谈,是被允许的。活动的过程很静态,之后分享的是在过程的感受。最后的一次,她告诉我们她的伤害,说愿意尝试去做。

之后,过了几个月。有一天,我接到她的电话。她告诉我“你知道吗?我去找了那个人。原来,并没有我想的那么难。我不再怪当时为什么放弃我,我接受了她,现在我很平静,谢谢” 我记得当时我说“你知道吗?你最应该感谢的是你自己,是因为你的愿意,让你重获心灵的自由。我什么都没有做,我只是陪伴你走这一个过程,如此而已”

接到她的电话时,我在公司上班,当时我在我的办公室,握住电话留下了感动的眼泪。这个过程,我一直很记得。

因为她,我领悟了我老师说过的话,我们不要强迫我们的案主去宽恕伤害她们的人,她们有权力选择什么时候要做这件事情。只要他们准备好,就会发生。

面对被父母遗弃的朋友、家庭暴力的朋友、性侵犯的朋友等等 -- 难以磨灭的伤害。处理了他们对伤害他们的人的感觉时候,就是1. 了解这些伤害对她的影响 2. 接纳这样的过去,用新的眼光去看她们在事件中的学习 3. 宽恕自己当时候的无能为力 4. 宽恕他人(伤害你的人和没有能力帮助你的人)



我们生命里碰到的每一件人、事、物他们的出现并非偶然,他们的到来是要让我们学习去面对我们的生命功课,他们是我们生命中的导师。感恩每一个伤害过我们的人 ---

谈到宽恕他人\事件对我们的伤害,我们会让她们写信给他 -- 最后会写下“虽然我曾经很痛苦,但是我要感谢你出现在我的生命中,你让我学习到______________。现在,为了爱我自己,我愿意释放你”

宽恕不容易,因为宽恕需要勇气。

宽恕不容易,但是即使是一秒,在这一秒我们因为宽恕自己、他人得到释放、心灵的自由,其实已经足够 ---



* 后记 *

昨天,在雪华堂的讲座,我说“宽不宽恕加害人,是由当事人决定,如果她们不愿意,没有人可以强迫她们去宽恕 -- 同样我们没有权力强迫他们不宽恕”-- 这是他的选择。

对于复原,宽恕是一个必经之路,但是他有一个历程需要经历。强迫她们宽恕,会让她们更抗拒、更受伤 -- 如果他们没有准备好。我看过的评论及一些朋友的谈话,他们的宽恕比较是希望当事人放弃对加害人采取法律的行为。其实法律最多只能让她们获得“安慰”“正义” 但是不能换来宽恕,真正的宽恕比这个更难。

请不要强迫她们宽恕,我相信当她们准备好 -- 就会发生。不是因为加害人没有错,而是因为她们要重获心灵的自由,不再让过去的痛影响他们。

Labels: ,

2 Comments:

At January 07, 2009 10:47 AM, Anonymous meiyue said...

宽恕需要时间,如果不能宽恕,也不必勉强,因为我们都得诚实对待自己及表里一致.我们必须承认我们不是圣人...
如果过去的一切伤害,是一种提醒,提醒我们这是那么痛的经历,我们就不会去伤害别人,那也有其正面意义.

 
At January 08, 2009 6:20 AM, Blogger thepplway said...

在我的博客里有不同的读者,有的曾经的受害者很坦诚的告诉我她现在的生活,她没有和我提宽恕,但是她很痛恨那些借用别人的过去来有意及无意伤害更多人的行为。当然有一些则仍然用理论包装自己的过去。

前者很快乐的生活,她能够放下过去所以能够更客观的看问题。但是我们却看到网络上许多一面倒的留言是报复式的恶毒言语,包括那些能够影响千万人的评论人的情绪,这和一个真实受害人相比简直是纸上谈兵。

当然我们不能怪那些受害人为什么不能放下,这当中最关键的是辅导过程,无论是专业的机构或身边信任的家人、朋友或密友等。

另外是自己怎么看自己,我想这就是心理建设,一个心理健康的人,会比较积极的看问题,分析自己能够居安思危。遇到问题后就会比较从容的面对。

一个对自己有要求的人会选择和什么样的朋友分享秘密和痛苦,那些思想上与心理上还不稳定的人则会是怨天尤人型。试想这类的人坐在评论席上会带来怎么样的社会效应?

这中间最大的分别/差异是我们信仰什么?如果我们信仰希望,那么我带给人的是希望,是未来可以更好。如果我们的信仰是报复了伤害我的人很爽,证明自己不是弱者,我觉得这样的人才是弱者,和那些伤害人的人一样的是要用外在行为来证明自己。

希望这样的交流不会让你太难过,不然我要轻轻的告诉你作为辅导员你很容易受伤害。

求真

 

Post a Comment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