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December 25, 2008

谢谢你,欧阳文风

这几天,心情不好。

陆老师道歉时,我那有点欣慰的心情,完全被一些人的言谈,回应消失得无影无踪,到后来开始不爽。

很想写一些东西回应,但是我知道当我有情绪的时候,我的字里行间会变得刻薄。。

今天看到欧阳文风的文章 --- http://www.malaysiakini.com/columns/95439

从神父性骚扰丑闻谈陆庭谕事件
      ——一个有关性骚扰共犯结构的初探

文:欧阳文风

从波士顿的天主教丑闻谈起

2002年1月开始,〈波士顿环球报〉(Boston Globe)开始一系列揭发天主教神父性骚扰儿童的报导,曝露天主教高层人物,包括主教如何维护、包庇、怂恿这些神父,完全漠视儿童福利,一心一意只想维护教会声誉与利益,制造一个又一个的谎言,把问题扫入地毯。

在接下来4个月,该报章报导了近3百个类似个案,美国社会惊涛骇浪,全美报纸跟进报导,更多受害人受鼓舞进前来诉说压抑了几十年的心事故事。那一年的冬天,许多人的心天寒地冻,对天主教会大失所望:神圣的宗教竟是藏污纳垢的组织!

波士顿人口3百80万,其中2百万人是天主教徒,这是全美最多天主教徒的城市。丑闻揭发后,许多人大惊失声,原来自1990年起,至少有130个投诉在过去30年间,约翰盖恩神父(John Geoghan)性侵犯与骚扰他们,这些人30多年前许多还是小学生,最年幼的受害人只有4岁!

可是当时的主教波纳德逻尔(Cardinal Bernard F. Law)原来不是毫不知情,而是一次又一次的包庇,当有人投诉时,从没认真应对,只是努力遮掩,以教会声誉要求受害人家庭委曲沉默,然后把性骚扰别人的神父调到另一间教堂。再有人投诉,再如法泡制,结果该神父巡回犯罪,受害人最后高达至少130人!

早在1992年,就有人控诉占姆士波特神父(James R.Porter)性骚扰儿童,但逻尔主教却反咬媒体一口,说以基督教徒为大多数的《波士顿环球》企图抹黑天主教,这起事件不过是例外,指媒体故意炒作攻击天主教会。当时以天主教徒为大多数的波士顿老百姓信以为真,此事不了了之。

10年该报再揭丑闻,受害人更多,人证物证都有,波斯顿人与全美许多天主教徒此时把矛盾指向天主教会“官官相护”的恶习文化。2002年的丑闻令许多人孰可忍孰不可忍,正义的热情令许多人忿怒,鼓舞更多人走出来投诉、调查,结果再发现原来自1980年起,全美至少有1500名神父涉及性骚扰丑闻,但十之八九都因教会高层包庇而不了了之,或以金钱将对方打发掉。

丑闻揭发后,美国天主教会声誉一落千丈,当时波斯顿天主教堂礼拜人数一下锐减三分一!许多人不只对性骚扰儿童的神父失望,他们更痛恨与厌恶教会高层为了声誉名望、以“大局为重”这种大而无当的理由来推诿责任、遮盖丑闻,促进罪恶,以至问题如雪球越滚越大,越来越多人受害!更令许多人不耻的,教会官方在丑闻曝光后,还是只有兴趣维护教会名誉,不断强调这只是个别神父的问题,但对受害人仅是含糊道歉,有者甚至只字不提。

波士顿天主教会在这起丑闻付出惨重代价,包括8500万美元的赔偿费。

华教斗士的性丑闻

美国天主教神父性骚扰案与我国华教斗士陆庭谕丑闻不能完全相提并论,但二者岂不亦有相似之处,可供省思?

一个涉及天主教,一个涉及华教,两个都是身负重任的伟大组织,在社会功不可没。陆庭谕性骚扰女子事件在网际网络揭发后,发现原来不是初犯,但受害者到底有多少,至今我们还不晓得。
在一个普遍以父权为价值中心的社会,要求受害女子走出来,非常困难。受害女子走出来证明自己受害,需要极大的勇气。很多人敢不断性骚扰女子,就是看死这些受害人不敢走出来控诉受害,更何况要“证明”被性骚扰,在一个性别平等意识不高,欠缺完善法律保障女性福利的社会,何等不易?

但令人幸慰的是,陆庭谕没有再度伤害这位女子,他直接坦承错误。如果他一口否认到底,在民智未开的社会,我相信还是会有许多迷信孝亲敬老的人挺他,而反咬受害人一口,指她心存不良,有意抹黑陆老,甚至如果指她受人摆布抹黑华教,我一点也不奇怪。殊不知“抹黑”两个字是太方便的说词,已被严重滥用与抹黑。

性骚扰丑闻,特别是涉及名人的性扰骚丑闻,而且不只一宗,可以十几二十年来不动声色,需要多少人保护守密?这需要一个庞大,几乎密不透风的共犯结构!

受害者反而被怀疑存心不良

陆老在被揭发后,第一时间道歉,这是华社之大幸!但不幸的是,在他道歉后,还是有人在问为甚么有关女子不举报,为什么她的网络贴文不见了,是不是她造假!连陆老都道歉了,还有人怀疑那女子存心不良。你可以想像如果陆老否认到底的结果吗?

第二不幸的是,连陆老都道歉了,华教领袖在受访时似乎没有一个认认真真地向知名与不知名的受害人说一句比较有人性的安慰的话!很多人只是关心华教,很多人只是担心华教形像受影响,对受害女子不闻不问。

我不相信教工作者中没有一个在这之前完全不知道陆老的问题,我不相信之前没有一个被性骚扰的女子不曾向任何一名华教工作者提及她们的经验,我不会奇怪有人,特别是男人对她们说“你不要多心啦!”或“你太敏感了”,这都是以男性为中心的论述,完全不尊重或漠视女性感受。我更不会奇怪有人说“揭发了,对华教不利,为了华教,算了吧!”

如果华教是建立在牺牲女性、牺牲正义,牺牲别人的幸福与遮盖丑闻,促成罪恶之上,这种华教,我情愿不要!

许多人要求事件草草落幕

第三不幸的是,我发现有不少人竟然希望这事件尽快结束,不要再谈,放过陆老。我要说的是,放不放过陆老,是我们这些非受害人,特别是男人,没有资格说的话。受害女子以直报怨,伸张正义,没有甚么不对;要她们以德报怨,等于是要求她们伟大,而我们是没有资格要求别人伟大的!因此,我希望我们的社会,特别是男人,不要再给女人压力,不要勉强她们伟大。

这是一起性骚扰的事件,我们日后当如何防范这类事件再发生,是我们今日要思考与开始解决的,不能如此草率“结束”!这种“结束”只是鸵鸟作风,促成其“结束”的,就是日后许多类似事件的共犯!

短结:对共犯结讲的批判

在人权意识不高,或以父权为中心价值的文化社会里,性骚扰不是问题,或不算一个严重的问题,社会并没有立法遏止这问题。在父权社会里,女性是客体化(objectification)的概念,她没有具体性的差异,不算独立的人格,她只是寄付在男人之上。由于她只有似有似无的模糊本质,社会欠缺具体保护女性权利的法律,我国的遗产法对男女持双重标准,就是一例。

由於女性在父权社会没有具体的差异与独立人格,只是被视为一种定型化的对像(taking someone as a quasi-grammatical object),她只是被观看的对像,而不是爱或关怀的对像,这是一种把人当物来看待的态度。

这不是说我们认为女人没有性格,而是社会对女人的认识是一种主观与偏见的投射。许多人会对受害女人说“不要那么敏感啦!”,以为女人敏感,以为女人小题大作,甚至还会对男人说“怎么那么小气,像女人一样?”我们对女性有许多负面的刻板印象。

如果我们拒绝批判这种父权的价值观,无视以男性为中心的意识操纵我们的社会文化与法律,不愿站出起以具体行动支持性别平权,我们都是共犯!男人们,想像如果受害人是你亲爱的母亲、妻子和女儿,你会怎么做?如果你还是铁石心肠,那想像如果你被另一个男人性骚扰,你会怎么做?

姐妹们,我们对不起你们。

谢谢你 --- 欧阳

Labels:

1 Comments:

At January 02, 2009 2:49 PM, Blogger 林季 said...

当社会主观的价值是父权或夫权,更或一些人以为宁不开罪名人;我们回头来应该思索什么是尊重?

如果尊重是有选择性的,我们只有选择对于这些社会主观的价值开刀!

尊重是最独立的感受,只要稍许被冒犯,自己就懂得尺度与底线在哪里。

所以,要别人尊重,首要自身懂得尊重他人。

性骚扰更甚于心底被冒犯,有时受害者应该知道错不在自己,不是可耻的,勇敢的去追究。

 

Post a Comment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