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December 06, 2010

写给所有面对家庭暴力的你们

游走于妇幼保护的社工行业5年,看了很多很多故事 – 今天,我有一些话想说。

婚姻与家庭对于一个人而言,尤其是女人,是一个很神圣的,是一个可以牺牲自己的生命来守护这样的一个承诺的地方。

因此,会打电话到我们的中心求助的朋友,通常都是已经在这样的暴力循环了很久的朋友。


如果,我们用“癌症”来形容家庭暴力,那么来找我们的朋友,通常都已经是至少第3期,甚至是末期的朋友。这些朋友,大部分都是已经没有办法再继续忍受被这样的暴力对待的朋友,当生理、心理的痛苦已经没有办法再继续的承受,唯一的方法,就是出走,放自己一条生路。

虽然如此,很多我们曾经协助过的朋友,仍然选择了继续的留在暴力的循环里,不要走出来。对于这样的朋友,我虽然心疼,但是还是必须尊重他们的决定。我唯一能够做的,就是告诉她们,回去之后,她们可以怎么样的保护她自己与她的孩子。我亦会告诉他们,即使这一次她们选择了回去,但是请记得,如果有一天,他们真的想要离开这样的循环,他们仍然可以到我们的中心来,我们中心的门,会永远为他们而开放。

对于面对家暴的朋友们来说,承认自己面对这样的暴力,是需要极大的勇气的。

我们的社会对于家暴就如性侵犯一样,仍然充斥很多的迷思,这些迷思那么的捆绑住被施暴者的心,让她们无法动弹,更别说去寻求帮助。更甚的是,由于这些迷思是那么的根深蒂固,被施暴的一方,会觉得被这样的暴力对待,一定是因为她不够好。“我不是一个好太太” “我不是一个好女人”“我不是一个好母亲” – 如果我多做什么,或者少做什么,我就不会被暴力的对待。

即使,有时候,看得很心疼的朋友、家人,对于被施暴者提供了援助,她决定脱离这样的关系,但是之后,她仍然选择了回去。曾经帮助过她的人,由于不明白家庭暴力的独特性,暴力的循环(cycle of violence)及其动力,开始对她感觉失望,而决定不再协助他们。这样的决定,把他们打进更深的深渊里。

很多人不会了解,对于面对家暴对待的朋友而言,“恐惧”是她们一生的主题。她们不会认为她们有能力去面对,而且一直活在惶恐、低自尊当中生活的她们,不会觉得自己有能力改变,对于未来她们没有信心。她们甚至会被“如果我脱离这段关系,无论我躲到哪里,他一定可以找到我,我不可能可以脱离他的魔掌”


再来,对于婚姻、家庭仍然存有梦想的女人,失去婚姻,需要面对的是整个家族、甚至社区的压力。很多时候,其实她们还是要这段婚姻的,她们只是希望暴力可以停止。但是,要停止暴力,除非施暴者了解自己的错误,并积极的为自己的行为寻求协助,否则要停止,是不可能的。改变,是梦境中才会发生的事情,除非你有能力也愿意等到施暴者逐渐老去,没有能力再对你施暴 – 但是,这样的等待,有很大的风险,因为你可能会某一天被殴打至重伤、至死。

即使如此,很多人仍然愿意留在暴力的循环中 。。

面对家暴的案主,第一件需要做的事情,是去了解及同理她们那无止境的恐惧,而不是批判她。“不要怕,一切都会过去,只要你愿意出来”这些话对于案主没有太大的意义。

当案主们对我诉说她们的恐惧,我会告诉她们“你会感觉恐惧是很正常的,有时候这样的恐惧让你完全没有办法呼吸。我想家暴虽然让你很痛苦,但是却是你可以预期的。你大概会知道,在什么情况下,他会打你,打你之后,会发生什么事情。比较起来,你不知道离开之后,你的生活会变成怎么样,对于未来,你没有把握,因此你更害怕,所以你选择留下来。”“你真的不会后悔?”

今天,我想对仍然在家暴循环中走不出来的朋友,说一些话。

我不会告诉你们,你们应该怎么做;我更不会告诉你们,你们应该走出来。因为,我相信这些话,你们一定对自己说了上千次,而关心你们的朋友与家人亦说过无数次。再来,无论你做什么决定,最后需要面对的是你们,不是我。因此,我想我没有权力亦没有资格告诉你们,你们要做什么。因为,唯有你们可以为自己的生命与选择负责。

无论你做什么选择,留在熟悉但是痛苦的暴力循环中;或者选择一条不熟悉,未知,需要冒险的路,都可能会后悔。选择离开,有选择离开(我失去了婚姻)的遗憾;选择不离开,亦有选择不离开(如果我走了,我就不会这样痛苦)的遗憾。你唯一可以做的,就是选择你想要的,然后对自己的选择负责,之后走下去。

如果你选择离开,我必须告诉你,开始的时候,你一定会面对挣扎与矛盾,即使你可能会因为无需再受到暴力而感觉平安的喜悦。这是正常的现象,人面对未知总是充满惶恐的,因此我们才常常愿意困在痛苦中,因为虽然这很痛,但是起码这个环境是我们熟悉的。这个时候,你需要的是朋友与家人的支持与鼓励,让你可以撑过这一段。

如果最后你的选择是你要回去这样的关系中,我亦相信回去的你,是一个比较不一样的你,因为这个时候的你会懂得如何去面对你们的关系,现在的你比较懂得保护你自己,亦懂得爱你自己。

你绝对有权力选择你想要的生活,你可以不用再以“牺牲者”“受害者”的身份生活下去,没有人有权力对你使用暴力,而你可以停止这一切,只要你愿意去相信你可以。开始是困难的,但是,走下去的时候,你会发现,其实亦没有那么的困难。


祝福你们

Labels:

2 Comments:

At March 16, 2011 6:36 PM, Blogger coco said...

This comment has been removed by the author.

 
At March 16, 2011 6:36 PM, Anonymous Anonymous said...

您好;

請問怎樣才算家暴呢?
1.妻子跟丈夫發生口角後,丈夫動手打妻子算嗎?妻子回手算嗎?因為這已經不是第1次了
2.丈夫因為妻子把家裡的門上鎖了沒得進入而踢壞妻子車門算嗎?這樣需要報警處理嗎?

 

Post a Comment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