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September 22, 2008

郭素沁被释放了之后,还会有人关心其他在内安法令下被扣留的朋友吗?

相对于以前,很多朋友对于内安法令都不甚了解、甚至不敢去讨论的年代,现在的情况其实让我很欣慰。

由于政府的愚昧,弄了一场记者、政治人物、有名的部落格被内安法令逮捕的“大戏”,让很多人都积极的讨论内安法令。即使是一些不问政事的阿叔阿嫂、阿公阿嘛,突然都在谈内安法令。
应该是一件好事,对吗?

素沁姐是我生命线前辈素彬的姐姐,由于前辈的关系认识了她,而且在2004年的大选曾经担任过她其中一个票箱的监票员。看到郭妈妈、郭爸爸在行动党总部的谈话,我很难过 -- 因此对于她能在9月19日被释放,其实我很开心。

当媒体记者被释放的时候,我曾经担心,会不会因为记者被释放了,我们就不会理其他仍然被内安法令扣留的其他人,媒体界的朋友会满足于云清被释放。

当素沁姐被释放的时候,我更担心了。我的担心是因为素沁被释放了,华社就因此而满足了,我们也不会再讨论内安法令这样的恶法的正当性。

带着这样的担心,我回家了。晚上的时候,我在Charles Hector的网站看到了一个他改编的诗。


原著:Reverend Martin Niemoeller..

改编:Charles Hector

http://charleshector.blogspot.com/2008/09/ms-tan-today-teresa-kok-released-and.html

In Malaysia, when Sin Chew Daily journalist Tan Hoon Cheng was released on 13/9/2008 after being detained for 18 hours,
the journalist community, the MCA, GERAKAN,... left
and were no more bothered about the others still detained under the ISA..

When the MP and State Exco member from DAP Teresa Kok was released on 19/9/2008,
the _____________ left,
and were no more bothered about the others still detained under the ISA..

When blogger Raja Petra Kamaruddin is released on ____,
the bloggers left(?), the..... left,
and were no more bothered about the others still detained under the ISA..

When P.Uthayakumar,M. Manoharan, R Kenghadharan, V Ganabatirau and T Vasanthakumar were released,
the HINDRAF and Makkal Sakti groups left, the lawyers (?) left, the ______ left,
and were no more bothered about the others still detained under the ISA..

And when all the ISA Detainees were released,
everyone left
and no one was bothered about the rest of those detained under the other laws that allow for detention without trial...

看了真的感触良多。

之前的联署有些争议,我在网上看了看一些网友的留言,亦可以认同一些朋友的看法。例如Haris Ibrahim就在他的部落格提到,他认识草拟联署的朋友(我亦知道他是谁),因此他相信支持内安法令不是草拟人的本意。亦有一些朋友提到,最重要的是我们要先施压,让他们释放政治犯。

而更重要的,我们需要了解其实除了内安法令,还有很多的恶法让执法单位可以未经审讯就将嫌疑犯扣留,包括紧急法令,包括用来对付所谓“外劳、无证件的外来移民的移民厅条例等等。

除了最新的3位朋友,原来在2008年7月的时候有六位朋友亦在内安法令下被扣留,而我们居然都不知道(可能有些朋友知道,但是对不起,我不知道)

废除恶法的呼唤声可以维持多久?没有人会知道 -- 毕竟我们的热血、我们的记忆是有保存期限的。这期限会是多久?没有人可以预测。

而我只能相信“希望” ---

Labels: ,

3 Comments:

At September 22, 2008 10:29 AM, Blogger yingying said...

对不起,我会留下。

等我完成了功课后,我会整理有关自由与人权的东西,和大家分享。

 
At September 28, 2008 2:10 PM, Blogger 周小芳 said...

我也会留下。

有人说行动党是搞活动不是搞运动,如果不是郭素沁被捉了,他们也不会这么积极搞这么多场烛光晚会,还有那个签名运动,我也是有意见,如果不是郭素沁被捉,那个人也不会主动发起这样的签名运动,行动党所作的一切,都只是为了自己人。

还有记者也是,在陈云清被捉的时候会高喊新闻自由,平时被打压新闻自由的时候,不允许报导真相的时候,又不见他们出声。

我最生气是看到有记者在陈云清被放以后,就满足开心了,还说这是一个有意义的中秋节。

我在本报的《前线人员》写了篇《针未刺到肉不知道痛》,有人说我会得罪很多人(媒体),但是那就是他们所呈现出来的画面。

 
At September 30, 2008 1:53 AM, Anonymous Atata said...

有悲情就容易打动人心,可怜的行动党,竟然开party庆祝,平白失去了这个机会。。。

 

Post a Comment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