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March 05, 2007

朋友,一路走好

昨天,在完成了两天马拉松工作营,准备收拾东西的时候,收到一则短讯。
Suaram's 的义工Kuola Koumis,3月3日因车祸去世了,因为震惊过渡,我无法当下反应。
虽然和她不算很熟的朋友,可是我仍然不能接受她已经离开我们的事实,尤其是在这样的情况下离开。
认识她是去年7月的事,一些非政府组织一起举办了一个工作营,并成立了Migrant Working Group (MWG) 的联盟,为在马来西亚受到不公平的对待的移民一同努力。刚好,我们在同一个工作小组,Kuola 还义务的担任纪录我们讨论的重点的工作。之后一同开过会,参加过其他的讨论会。
我无法忘记她的笑容,有她在的地方总是充满笑声,即使我们讨论的是严肃的课题。我更无法忘记她对捍卫人权工作的那股热忱。。
朋友,一路走好

**刚在我的gmail读了几封由kuola传过来的邮件,最后一封是3月2日的,我的眼泪就掉下来了 。。

Labels:

3 Comments:

At March 07, 2007 2:17 PM, Blogger Kok Theng said...

面对身边的人忽然逝世,打击的确不小,希望你可以节哀,同时谢谢你的慰问。 :)

 
At March 07, 2007 5:06 PM, Anonymous 仁力 said...

妤娴,你好
我们素不相识而且相隔万里,但我一直在关注你的博客,感受你所说的在做心理辅导中所感受到的生命的圆缺.我也有一段特殊的经历,目前在进行心理治疗,治疗的情况很好,我感受到自己的成长,我想很快就会康复,在这段经历里,我感受到心理健康的重要,为那些身心所受心理困惑折磨的人感到痛心,想在康复后选择心理学作为自己研究生的攻读方向并将其作为一生努力的方向,但我想知道,象我这种曾经有过心理问题的人将来从事心理咨询工作是否合适,会不会因为自己的经历影响到自己以及和来访者的交流.这样问你有点冒昧,但我想得到专业人士的一点建议,谢谢!

 
At March 07, 2007 7:51 PM, Blogger 王妤娴 said...

国腾:-
希望你现在还好吧!我没有太刻意的去关心你现在的状况,很抱歉。主要我觉得如果你觉得你需要,你自然会发出讯息。只希望让你知道,我是非常关心你这位小友的,希望你可以顺利的渡过。
不需要刻意的去掩饰你的悲哀及无奈,就让他们暂时静静的陪伴你吧。

仁力:-

欢迎你来到我们这个小小的空间,让我们在此相遇并相互扶持。我非常期待有一天你会和我们一起为心理学、辅导事业并肩作战。

当你会想到自己曾经拥有心理问题,而担心会否影响你和求助者之间的互动的时候,基本上我觉得你已经可以成为我们的一分子了。因为,你会开始觉察你自己的状况。当我们有了觉察,我们就可以做调整了。

你知道吗,我们尤其是助人工作者,很多都是痊愈的助人者,英文有个名词"healed therapist"。我们很多都是克服了自己的心理问题的求助者。

在我们的义工训练,甚至是心理工作者的训练,我们都非常强调自我成长、自我觉察。我们都必须先上自我成长的小团体课程,清理我们的过去,我们的垃圾。

助人工作是一份人的工作,我们很多时候是用我们的生命碰触他人的生命,在生命与生命交汇的同时,我们或多或少都会被触动,触动我们的生命课题。因此我们对于自己的了解,对于自己的生命课题的了解是必需的,唯有如此,我们才能够不会陷入情感转移“counter tranferance"。这是助人工作者一生的功课。

对我来说,助人工作者是否拥有像白纸一样的过去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对于人、对于生命的态度,重要的是我们在对待我们的过去是否学习到“自我负责”。我们每个人都有自己本身必须面对的生命课题。我们是否时常自我检视、自我检查,然后学习自我负责、自我宽恕。那才是助人工作者一定要拥有的态度及素质。

 

Post a Comment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