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February 01, 2007

终于,我可以圆梦了

生命线和熟悉我的生命历程的朋友都知道,我最大的梦想就是和我母亲一起回台湾。

这是我这20年来一直希望实现的梦想,可是却因为种种原因没有办法实现。当我有能力之后,却因为母亲仍然无法放下心理的包袱,而未能实现。我曾经告诉自己,在此梦想还未实现之前,我是不会考虑自己的事,这包括我的婚姻大事。

我母亲是台湾人,父亲是旅台的学生。当年在台大读书的父亲,认识了师大读书的母亲。他们相爱、结婚。(后来我才知道,母亲曾经为了这段爱情,闹过一次家庭革命。)。后来,因为台湾退出联合国,当时台湾的情况很不明朗,我父亲选择离开台湾。(如果,父亲还留在台湾,可能就有机会担任科学研究院的高层人物了)因此,我母亲在我 2 岁时,我们一家3口离开了台湾,到了新加坡。

我外婆在同年去世了,我母亲一直认为外婆的去世和我母亲的离开有关系。因此陷入了很深的自责中,没有办法宽恕自己。母亲最高兴的时候,就是受到台湾寄来的家书,虽然我看不懂,但是母亲会念给我听。

之后,弟弟们出世了,我们来了马来西亚,爸爸的祖国定居。当年,马来西亚的移民条例是非常严苛的,如果我母亲想申请居留权,那么她在 5 年内是不能离开马来西亚的。当时,我会看外公写的信了,知道外公的身体不好。后来外公的信,还是其他的表哥、表姐写的。之后,父亲在我10岁时得了癌症,母亲就更忙了,幸好,父亲的病好了。

我11/12岁那年的一天,我回家的时候,我母亲很淡然的对我说“珊,你外公去世了”,没有很悲戚的情绪,母亲的眼神、表情是那么淡然。当天晚上,我看到母亲读着一封封从台湾寄来的家书,掉眼泪。

当时我内心很震撼,想到父母亲的婚姻始终不太能被我爸爸的妈妈所接受,想到我母亲为这段婚姻付出的代价,当时我做了一个决定,无论发生什么事,我绝对不会出国留学
(这其中还有很多其他的故事,我曾经写在一篇“梦想,是今生摘不到的星星,因为已经决定有一天会放在此,就不谈了)

我做了一个决定,有一天我一定会和母亲一起回台湾。

我加入生命线 2 年后,2000年我决定放下工作,到台湾游学,踏上寻根之旅。

回台湾之前,我父亲曾经交待我,一定要到外公、外婆那帮他们上香。听到父亲这样的叮咛,我才知道这些年对于母亲,父亲一直心存愧疚。

在台湾的4个月,除了拼命的吸取辅导的专业知识及自己的心灵成长,最重要的是寻找我父母曾经失落的记忆,了解他们的故事。当年离开台湾的时候,我才 2 岁,我母亲又是最小的。因此在母亲的家庭,我们这一代的孩子,我和我弟弟是最小的。因此,在台湾的时候,我很受到大家的照顾。

当时,我一直写信告诉我母亲“妈,你回来好不好”,我母亲一直没有给与正面的回应。直到有一天,她在信里写“回去台湾对我是很难的路,我要如何面对冷冷清清的墓碑”。看到母亲如此的告白,我很心痛、真的很心痛。我第一次发现,原来母亲内心的自责和愧疚是如此的沉重。

虽然,我没有办法再逼母亲,可是我还是觉得有些事情是没有办法等待的,如外公、外婆虽然已经不在了,可是还有很多其他人啊。之后,我找了母亲很关心的一些人,录了几卷短短的录音带,希望她听了之后,可以打开她的心结。

我到了母亲的老家,因为母亲要我带回她写给外公的家书。我发现,我的外公在每一封母亲寄来的家书都做了日期的标记,表示那封信是在什么时候收到的。我仿佛看到坐在椅子的外公,慎重的拆信并将信封做标记的神情。。。

当时我说了这样的话“我是珊珊,我回来了。妈妈一直对于你们很愧疚,我真的希望你们可以原谅她,请赐她勇气,让她有一天回来面对你们。我答应你们,我一定会带她回来”。

因为我理解母亲内心的痛,我没有逼她,就是一直观察她的心意。后来,发现她向她的好朋友提及回台湾的可能性了,从那时侯开始我就开始催她。可是每一次,她都有很多借口。

2005年12月,母亲最要好的朋友“秋桂阿姨”来马来西亚。当时我和弟弟、志成陪她一起云顶见她们。由于很冷、再加上心理因素,我母亲还生病了。后来,我和阿姨及满满到餐厅去找妈妈他们。阿姨看到妈妈,就紧紧地抱住她。结果是阿姨哭了、妈妈也哭了,我更是泪流不止。最后,妈妈和阿姨就一直聊啊聊的,后来还和阿姨一起住一个晚上。之后,我就更加紧攻势了。

去年,本来想在她不知道的情况下买机票,后来我被志成提醒,应该和母亲商量。最后,母亲答应今年后去,因为她希望到阳明山看樱花,去年时间太迟了。12月,我再跟母亲商量的时候,母亲竟然反悔了,结果我还发了一场很大的脾气。

终于,我决定不理她了。昨天,我偷偷去买机票。然后,通知了秋桂阿姨。晚上的时候,东窗事发,母亲竟然叫我退票,还不听我的电话。结果我气死了。虽然,之前我通知我一位20++年的朋友,去通知母亲,让她下下火。可是却在之前就发作了。

原本以为,我需要经历一些抗争才行。
今天母亲打电话来,我本来不敢听,后来听了,奇迹出现了,她愿意回去了,她真的原意回去了。当时除了喜悦,我没有其他的反应,盖上电话后,我的眼泪就不受控制的留了下来。

有点像一个很小的孩子,一直带着一个无法实现、只能将之放在心里的梦想。突然,有个天使走过来,奇迹般的让孩子的梦想实现了。

我终于、终于可以带着母亲一起回家了。我终于、终于可以做到了。

2007 年3月9日,我们台湾高雄见!!!

Labels:

9 Comments:

At February 02, 2007 1:03 AM, Blogger Teoh said...

恭喜你!终于要完成你的心愿了。

我想这次的旅程,对你妈妈来说是意义非凡。

祝福你们有个愉快的旅程。也希望你妈妈看到你爷爷的老家,能放下心里的愧疚。

庆锋

 
At February 03, 2007 11:34 AM, Blogger 王妤娴 said...

庆锋

我常觉得自己很失败。

虽然,我可以让很多其他的朋友、孩子,通过我和他们互动的过程,让他们经历了解是自己的伤痛、宽恕自己、然后心灵得到设释放于自由。可是,对于我的父母,我却没有办法帮助他们。

让母亲回家,我想更是我自己很渴望达到的心愿吧。

偶尔我会想,如果当时我没有出世,我父亲可能就会接受去美国继续读博士的邀请,那么现在也不会那么郁郁寡欢。毕竟我父亲的能力及才华是很强的。我母亲可能有更多的选择吧。

因此没有办法劝我母亲回台湾,对于我来说,会是一生的遗憾。

很多事情是无法承受等待的过程的,我更没有继续等待下去的勇气。

希望所有的事情能顺利进行 。。希望移民厅那不会拖我才好。否则,我会发作的。呵呵!

 
At February 03, 2007 10:14 PM, Anonymous yufuqi said...

常常有一种感慨,相对於惯性大鸣大放、不甘寂寞的现今世代,父母辈的世代有不轻易流于言表的内敛,和一生一世的坚持。

 
At February 08, 2007 2:35 PM, Blogger 周小芳 said...

恭喜你,希望你的愿望成真。对于家人,我们总是很无能为力吧,我们可以很轻松对待友人,也可以很容易向其他人说谢谢,却很多时候不知道如何对家人表达我们的爱和关怀。对于我的家人,我也在等待一个奇迹,希望上帝会回应我的祷告。

 
At February 08, 2007 9:19 PM, Blogger 王妤娴 said...

小芳:

好久没有听到你的声音了,希望你现在还好。

 
At February 13, 2007 10:57 AM, Blogger dan said...

妤嫺妳好 :)
我人在台北,主修認知心理學/認知神經科學.
我從立慷的部落格連過來的~妳的文章和一些回應讓我靜靜的流下了淚..很有共鳴..


我自認是祖國馬來西亞的孩子,意識很強,對人權和不公平的社會問題很敏感.
二十多年,尤其是來台灣念大學後,我一直提醒自己的大志:我要回去.我要回馬來西亞為人民做些事情,為華人爭口氣.我人生的目的是付出.就算很危險,就算有抗爭,就算..隨時被抓.....

可是命運很奇怪.我遇上現在的男朋友.台灣人,在新馬工作過7,8年.
或許可以這麼說...他像圈外人吧,單純希望將自己的IT專業為華人賺錢,努力開發屬於華人的只是產品專利.
他沒接觸也不會去接觸我們所謂的社會運動,因為他認為...搞社會運動很好很崇高,可是money is a good tool to do so, and only enough money can give u a good strike.
因為很重視很在乎我們的感情,所以他希望我可以用一些alternative way to fulfill my ambition.
常常在討論到我之後的路,我的"大志"時,都讓我止不住的流淚.最親密的人不就該是和我站在同一陣線/同一領域跟我衝的人嗎?有著不同理念不同想法的愛人,是否有一方就該放棄原先的堅持和理念? 我很矛盾,很掙扎,也很痛苦.因為我們彼此相愛.為什麼要放棄?為什麼要錯過?


另外,就是每當想到將來有孩子的話,孩子該效忠哪個祖國?他該認同自己是哪國之子? 身份認同太困難... 呵呵,幼稚ㄧ點說,大馬和台灣利益糾紛/戰爭/都需要他付出的時候,他該站哪邊?

對妳而言,哪個是妳的祖國?母親的台灣?你出生的台灣?還是爸爸的馬來西亞?
抑或,國家意識或身分認同對你不構成問題?...


不好意思.初次見面說多了.
謝謝妳的思想讓我浮出來回應:)

新年快樂:)

 
At February 14, 2007 12:09 AM, Blogger 王妤娴 said...

dan:

欢迎你来到这个空间,让我能在此空间与你相遇。

看到你的回应,让我有些感触。

我想很多时候,很多事情的发生,他并非偶然的,也许他的发生就是让我们了解我们真正的心理需求的契机。

因为我们成长的过程,所经历的事情、环境,都深深的影响我们,并为我们的生命塑造了他的样式。当我们成长的环境是那么不一样的时候,对方可能很难去理解为什么我们会对某些课题有很大的热忱及特殊的反应。我想你的男友很难理解身为马来西亚华裔的你的感受的,因为他没有经历过我们的成长过程。

每一个朋友对爱情的看法都不一样,对于不同领域的伴侣,很大的程度就看我们对于对方的工作选择及方向是否能够做到起码的尊重。可能我们不能携手同行,但是我正尊重你的选择。

怎么样才叫 "enough",对于每个人而言,"enough" 的程度都不一样。是否必须要有 "enough" 的 money 才能投入社运,那可能不竟然。

除非你的心愿是你希望回来马来西亚做社运的工作,而他希望留在台湾。否则,理想和爱情应该可以并存的。对不起,我不太了解你的主状况,我只是做猜测。

我曾经很坚持不出国留学,很大的原因是因为我不希望有一天,我会因为爱上其他国家的人,而必须离开我父母亲。即使那个人可能是台湾人。当然,我这个选择有我无法当时还不能脱离的生命课题,我父母亲的故事。

毕竟当爱的人和我们的国籍不同,可能有些事情,我们是必须选择、必须割舍的。我们是否愿意呢?唯有我们自己可以回答了。

我倒没有考虑过国家意识,身份认同的问题。对于我,台湾和马来西亚都是我所爱的地方。虽然,因为我很小的时候,曾经很讨厌马来西亚,因为当年我们来马来西亚的时候,我们家发生过很多事情,因此我将我们家的不幸,都怪在马来西亚的头上了。

如果马来西亚和台湾发生冲突、纠纷我会站在那里,我从来没有想过这样的问题。看了你的回应,我很仔细的思考,可是我没有答案。

现在的我只能如此回答我父母、家人在的地方,那就是我的家。无论他在那里。

在情人节的这一天,祝你快乐、幸福

 
At February 28, 2007 9:34 AM, Blogger ChiaKC said...

一切都顺利吧?


 
At March 08, 2007 11:19 AM, Blogger 王妤娴 said...

chiakc:-
谢谢你。
还不知道是否会很顺利,不过没有关系。
乐观面对。
呵呵

 

Post a Comment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