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January 01, 2007

我和一群青少年的接触 Pt 2

12月12日(续)


开贤和汉杨带领孩子们玩了一个 One Hand One Leg 的游戏。孩子们都很有创意、很兴奋。汉扬说我们的孩子们破纪录了,竟然可以做到一手一脚。

孩子努力的完成使命,我们的汉扬被逼成为其中一组的支柱

晚上我们开始做情绪Party,让孩子们想想他们常有的情绪。
我们将颜色布倒在地上,然后让孩子们挑选他们认为最能表达他们情绪的颜色。然后分享。
孩子们的情绪包括:
- 伤心
- 愤怒
- 孤单
- 开心
- 失望

然后我们让孩子们和他们的同类聚在一起,然后让他们分享在什么情况下会有如此的情绪。
我们选择一个孩子让他与自己的情绪对话。

情绪其实是让我们更了自己的需求及期待的方法,当我们的心理需求及期待被满足的时候,我们会有情绪的反应。我们不用去害怕我们的情绪,更无需排斥他们。但是我们需要学习做他们的主人。之后我们谈了我们的愤怒,让孩子们了解,愤怒不是坏事,但是我们要懂得如何调适,不要让愤怒伤害我们。

我们的孩子今晚乖了很多,可是我在凌晨3时还是从睡梦中醒来抓人 。。

12月13日
今天带孩子们去了田环的有机农场。说真的,有点后悔。因为路程真的太遥远了。

孩子们一上车,便被巴士司机训了一顿,然后我们启程。

当我们到达目的地的时候,我们还必须走一段很远的路。我虽然后悔,可是心里想没有关系,让孩子们去体验一下这样的刻苦,亦是一件好事。


田环、琬晴的农场虽然不大,可是却看到他们的用心经营。路途虽然遥远,但是值得的。


回程,已经是下午了。我就提议让孩子们休息吧。

回到营地,我们的活动室,吓了一跳!活动室既然满满的水,我还以为孩子们又做错事了。我们还笑说,Curse every where through out the camp。后来才知道不是我们的孩子,吓死我们了。
下午,开贤和汉祥与孩子们玩游戏。之后我们就让孩子们画家庭图。这不是件简单的工作,可是我还是很坚持的让他们画。我尝试带他们进入一个家庭雕塑,然后让他们了解自己的家庭状况。

烛光晚会
我用冥想的方式让孩子们与他们的过去进行一场对话。

我让孩子们走过他们的时间走廊,让他们回顾生命中的阶段及他们经验到、学习到的事情。在烛光、音乐及我的声音,我观察孩子们的反应、面部表情。因为孩子们的投入,我在过程中加强了一些情节。当我们回顾了孩子的一生,我带孩子们去看到他们父母的一生。

“你们的父母出生的时候,他们的父母亲是怎么样的。他们的父母有没有给他们需要的爱”
“我们突然了解,原来我们的父母好像我们一样曾经是孩子,他们一样需要父母的爱,他们和我们一样因为期待落空受过伤害”
“他们的父母也没有给过他们需要的爱,没有教导他们如何做父母亲”
“我们愿不愿意相信我们的父母已经尽力了,虽然他们曾经伤害我们”

我缓慢的重复这些话,我开始看到孩子们流泪,我听到哭泣的声音。

之后,我带孩子们去放下父母亲、父母的婚姻给与他们的伤害;带他们走过“爱自己”的过程。
孩子们从冥想中回到现在,他们写下自己的心情故事。
我什么话都没有说,没有问(问没有用,他们不会说的)可能我是很相信过程的,我也相信孩子们。

最后的活动,我带孩子们玩一个,如果我们的生命只剩下3个小时,我们会做什么才不会让我们的生命留下遗憾。我允许孩子们写5件事。

后来我告诉孩子们必须选一张丢弃他,孩子们都不愿意。我说,生命中有很多事情我们不能认为理所当然,我们永远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我们拥有的是现在。之后,我还叫他们只能够留下一张。然后孩子们分享。最后我说,很多事情是不能等待的。。。

之后,有几个孩子和我分享他们的心情。
我们的义工对我说,我的冥想让他处理了很多情绪。我认真的告诉他,你最应该感谢的是你自己,是你的愿意让你有现在的体会,让你放下伤害。即使以后我们仍然会因为同一个回忆受伤,但是我相信那时的你已经不一样了。

活动结束我们到门口看星星。
好久没有看到那么美的星空,满天都是亮亮的星星。我们看到很多流星,还看到一个很大、很亮的流星。对于生命我们应该感恩啊。

12月14日

我们的孩子、义工


终于最后一天了,早上我们一起去Tea Plantation。
回到营地,我叫孩子们去收拾,然后我们做团体回馈。

孩子们写完了回馈表,我叫大家一起围成握手,围成圈圈。每位孩子说他们希望说的、最后的分享。很多孩子有点想哭得感觉。

最后轮到我分享,我看了看孩子们,他们都是承担了大人们的婚姻悲剧、家庭暴力的恐惧的孩子们,都是大人口中的坏孩子,不知为什么突然很感触。

我告诉他们
“你们要记得,你们不是坏孩子。也许你们很顽皮,但是你们不坏,你们都是好孩子”
我说这些话的时候,我是留泪说的。
我继续说了一些话,希望孩子们学习如何爱自己。
之后我说
“我从来没有放弃你们,我也不会放弃你们;因此你们不可以先放弃自己”“你们一定要答应自己,不会放弃自己”

孩子们答应,我们彼此做了好好爱自己的承诺。

最后我们给彼此一个个拥抱。
之后又几个孩子告诉我,因为昨天的活动,他们回去一定开始和母亲说话。有一位在来之前与母亲吵架的孩子说,她昨天打电话给母亲了。

结果,这个最后的分享用了1小时45分钟。。。


开贤和汉杨,我很欣赏的朋友。因为他们,让我更了解孩子们。正在读辅导系的他们让我看到辅导界的明天是充满希望的。期待你们正式加入助人行列的那一天

过程中,发生很多事情。有一些活动无法达到我预期的效果。可是目标却达到了。
这就是不圆满过程的圆满的结果吧。对我来说,不圆满的过程也是圆满的。


孩子们,一路走好 。。
在成长的路上,我们一起陪你走过 。。

Labels:

6 Comments:

At January 02, 2007 9:49 AM, Anonymous Anonymous said...

妤娴,

很感人的过程。

这群孩子有你的带领,真是很幸福。不知道生命线关怀组能不能做到像你这样。或许有机会,你也可以跟他们分享。

祝你:新年快乐。

庆锋

 
At January 02, 2007 9:47 PM, Blogger 王妤娴 said...

庆锋:

谢谢你。

我曾经参加过关怀组的一些活动,看到孩子们对生命线哥哥、姐姐们的爱戴。我相信他们在关怀组的义工们的陪伴下,曾经有很多的感动及成长。

下个星期我会出席关怀组的活动 :-)

也祝你:新年快乐

 
At January 04, 2007 3:42 AM, Blogger 黄祺瑛 said...

诶,原来庆锋是以anonymous(无名氏)来写下回应的……难怪我在回应区里找不到你的名字,真不出我所料。一直不肯透露名字的是你吗?庆锋……

嘿,想问你有没有部落格可以分享的?如心情故事等。愿意分享吗?(还是里面都空空的?哈哈!)

 
At January 09, 2007 10:35 PM, Blogger Foon said...

“你们要记得,你们不是坏孩子。也许你们很顽皮,但是你们不坏,你们都是好孩子”

上星期到喜乐之家,我的一位组员逃跑了.他们说已经5天了还找不到他,也出动警方了.问他们你们都不关心他的安危吗?很惊讶的,他们竟然说他可能已经'死'了.都5天了都还没找到,然后就开始说什么被黑社会必他去讨钱啦;被人杀了啦.....突然觉得他们都很有想象力...很单纯.是的他们并不坏,只是倒蛋了点. 祝福他 一切安好

 
At January 11, 2007 10:50 PM, Blogger 王妤娴 said...

foon 欢迎你。
听你的叙述,我在想你会不会是我认识的朋友呢//--

可能是我自己的心愿使然吧,我一直很希望为青少年做些事,期待在他们成长的这条路上,陪伴他们走一小段路。因此我特别关心这个年级的朋友。

朋友离开了,对你们的心理没有什么影响吧?

 
At January 18, 2007 3:00 PM, Blogger Foon said...

妤娴,
哈! 答案竟然在那天就被揭晓了.其实有想过不要暴露自己的身份.如果你没问的话.不晓得为什么,是想保有一份神秘感呢?还是不想为自己的发表负责??
有待自己再探索.
这次自己比较能看开.只是觉得自己还来不及关心他,他就离开了.可惜的是刚看到他有所进步.
XX 姐姐祝福你

 

Post a Comment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