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May 05, 2011

社工札记 # 4


2月13日开始的贴,居然到今天才将这个贴完成 。。

终于,昨天(2月12日)见到了那个小女孩。

知道了法庭的判决的这些日子以来,因为一直没有办法接受这样荒谬的判决,我的心情极度的沮丧。我知道让我更难过的可能是当时,我的上司的那一番话“做了这么久,你应该很清楚我们的制度的荒唐。你的错误就是对这样的制度仍然有所期待”。因为这番话,我难过了好一段日子。

我一直没有勇气见这位小女孩,我的脑海中一直浮现当年与她一同走过的画面,尤其是当她完成法庭的审讯,她那充满希望的眼神及因为放下所绽放出的光芒。

我很担心她没有办法面对这样的结果 -- 但是,我想我真正担心的是我必须面对自己的无能为力。

终于,我打电话给她,告诉她我想见她,她问我是不是关于法庭的事情,我没有真面的回答她。

我想她当然会怀疑的,毕竟去年12月我们仍然没有确定的结果时,她曾经传了一个短讯给我,问我法庭的案子怎么样了,我第一次没有回她的短讯。

我知道她的哥哥们,在等我想这个消息告诉她,因为他们不知道如何面对她。

即使,这一个只在她的生命中停留一小段,一直被她称为姐姐的我,都无法去面对她,何况是宠爱她的兄长们。

但是,我知道我不能再逃避了。

记得见她的前几天,我在网上遇到回来马来西亚过节的义忠,当时本来约了隔天才见面,但是居然在网上遇到他。

与他提起了我的沮丧,突然真的很想见他,结果做了一件平时不会做的事情,邀他当天晚上见面。

见了他,提起了我面对司法制度的无奈,提到了我的愤怒,与我很深沉的内疚。

当天的见面,搞到凌晨约2点才结束。

那一天,他的哥哥将她载到我们的中心,我告诉她哥哥,不用担心,我负责载她回家。

感激她的家人,即使我没有办法决定司法制度是否可以还他们的家人一个公道,但是一直很信任我。

我带她去了月树,我知道这个地方可以让我们在一个比较不受干扰的环境,好好的谈一谈。

她告诉我,她开始工作了,也告诉我,她的兄长们不像以前那样一直过度的保护她,偶尔她会像他们发脾气,希望她的家人可以接受她已经慢慢的长大了。

我们谈了很多关于她的工作,我是战战兢兢,因为我仍然很担心她是否可以承受得住这样的一个事实。

最后,我还是说了“那个性侵她的人,被判无罪释放 -- 到现在,我仍然不知道是什么原因。” 我亦告诉她,她的案件上诉到高庭,但是因为高庭没有办法将控状交给嫌犯,因此这个案件在高庭被撤销了。

她的反应没有我想象中的激烈,当然她很生气,生气为什么可以在这样的方式,撤销了案件。她很生气,因为她一直在等待这个嫌犯可以罪名成立。

我一直听她诉说她的生气 。。。

最后谈到为什么法庭没有办法交控状给嫌犯,我说可以他现在“跑路”了。

她告诉我,她现在最想做的事情,就是找人把他找出来,然后打他一顿。

我告诉她“你绝对我权利生气,你应该生气。”

我忘记后来是怎么样结束这个话题了。。

记得,最后的她自己的结论是,即使这个嫌犯无罪释放,不代表他没有做过,亦不代表他没有错,她觉得最后这个嫌犯与他的家庭必须要一直躲避着他们,更时刻的担心不知道什么时候会被秋后算帐,这样的生活,他们相比亦不好过。最重要的是,她相信自己没有错,而自己亦很勇敢的走了一次司法的程序,她对得起自己,这样也就够了。

之后,我告诉她,我们的后续工作。我亦告诉她,我们仍然会尝试,希望可以再度上诉,后争取到重新开审。

我问她“你是否愿意” 她告诉我“愿意”

她说唯一的条件,就是她不希望她或她的家人重新必须上法庭给证供。

我告诉她,这是肯定的,我亦不希望他们在那么多年之后,仍然要一切重新再来一次。

她告诉我“你知道吗?我的勇气,已经在当年,我完成了我在法庭证人栏上的供词后,用完了。我真的没有办法再来一次。”

一直情绪保持非常淡定的我,听到她这一番话,我仍然深深的被触动到了。

陪伴了这个孩子那么多年,我当然了解她这番话的意思。

我一直没有办法忘记,那一次很惶恐的她,在法庭情绪极度不稳定,用于性侵案,必须清场审理,当时我在庭外等候。后来,我被法警叫进法庭,因为她希望我在法庭陪伴她。得到了法官的允许,我是除了双方律师,法庭工作人员,唯一被允许进法庭旁听的人,亦案主社工的身份。

我一直没有办法忘记,她第一次上法庭给供词的时候,休庭的时候,她崩溃的表情,我却只能拥抱她,让她一直哭。

我一直没有办法忘记,每一次她上法庭,我都会给她一串我的绿色项链,她一直将项链握在手中,每一次都是这样。

我更不能忘记,她挺得住辩护律师极度难堪的问题,没有被击倒,完成供词时,那个“看我终于做到了”,绽放着美丽的光彩的眼神。

我最不能忘记的,是当时候,我们一同晚餐,她愿意用体谅的心情,去看嫌犯的父母亲的心情,放下了怨恨的那一番话。

我当然了解,她说的“我的勇气已经用完了。”这句话,背后承载了多少的故事,多少的生命痕迹。

这次的会面,最让我欣慰的是,这个孩子,没有因为这样的审判结果,被击倒;没有因此而否定了自己的价值;更没有因此而觉得一切都是自己的错。

她很正面的看待这一件事情,她没有被这样的结果,而陷入自我否定,让这些年的努力毁于一旦。

看到这样的她,我真的很感动。

我记得我这样告诉她“你真的长大了,这几年你的努力,努力的活、努力的爱自己,你的努力在今天看到了成果。” 我告诉她“谢谢你,让我看到这样的你”

我很坦白的告诉她,还没有见到她的时候,我有一度很怀疑自己这份工作的意义,很怀疑自己到底可以为我的案主们做什么事情,尤其当案主们没有办法获得应有的公义的时候,我这份工作仍然有存在的价值吗。这个问题,我一直在问自己。

我感激她,让我看到了,这些年的陪伴,虽然做的不多,但是仿佛仍然有其存在的价值与意义。

我感谢她,让我重新获得了,继续在这样的工作“做下去”的勇气与坚持。

我说这番话的时候,我流泪了,这个泪却是充满了喜悦与感动。。

我亦发现,我真的想太多了。

当我很想要保护她,不让她受到太大的伤害的时候,我早已经认为她可能无法承受这样的打击。还没有见她之前,我已经事先下了判断,做了最坏的打算。

我忘记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每一个人都有能力去面对自己的课题,做为助人者,我们唯一需要做的是尊重、接纳与允许。

当案主们在我们面前,可以不用伪装,很自在的做回她自己,她的力量就会慢慢的出来,我们需要做的就是在一旁陪伴她们,如此而已。

我告诉她“我想啊 -- 是我自己想太多了。我才是那个一直停留在过去,你仍然是一个小孩子的阶段了。我都忘记了,你会长大的。” 我们都笑了。

之后,我带她去Mid Valley,两个人吃了约RM90++的韩国餐,之后才送她回家。。

×××

今天已经是5月了,终于才写完这篇文章,写的时候,那一天见面的画面与感动,仍然历历在目。


这个案件,仍然没有进展 -- 很有可能,是不可能会有奇迹的了,虽然我们仍然很努力的尝试。

至少,我觉得,这样的案件,有一些单位或者是个人,是必须负责的,最少,我必须确保这些人付出应用的代价。

让他们了解,他们不能这样处理这种案件;让他们清楚,这些案件中的当事人与家属是真的将希望交托给他们的,他们不可以让这样的事情在未来再度发生。

这个孩子与她的家庭,是我在妇女援助中心,接到的第一个提控上法庭的性侵案件。

我必须承认,对于他们,我的确付出了超过一个社工的感情。。

这个案件让我一直省思做为一个社工,我的定位与界限;做为一个助人工作者,到底怎么样才算是有效的助人工作者;亦让我重新的检讨我面对司法制度的时候,我需要保持的姿态与态度。

我想对你们说的“谢谢你们出现在我的生命中,让我有机会陪伴你们,见证你们的成长。生命中有你们,真好。”

2 Comments:

At June 22, 2011 12:46 PM, Blogger 心儿 said...

嗨,妤娴,你好。我叫pauline。我想请问你,究竟要怎样才能成为社会义工呢?我只有中5的学历,可是我真的很想成为社会义工,去帮助有需要的人。只是,我不知道要通过什么管道才能成为社会义工。谢谢。

 
At July 19, 2011 4:25 PM, Anonymous 阿葉 said...

網路創業時代已來臨,別再販賣您的時間與勞力給老闆了
有更多時間陪伴家人,舒適在家經營 打造3~15萬以上收入
只要您會上網 全程線上教學 免銷售 免人脈
100%合法事業 點我免費報名體驗 http://wahez.weebly.com

 

Post a Comment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