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March 29, 2011

生命成长 # 4


生命线2010/2011年储备义工培训课程,今天开始了第2阶段的训练。。 我被义工朋友东风与丽花,邀请去谈一个关于“助人概念”的课题。。 看到这一群的学员们,让我想起了当年仍然是学员的自己,及很多我遇过或培训过的义工朋友们。。 我们懵懵懂懂的,因为各自不同的原因,不同的因缘,走进了这样的一份工作,一同学习与成长。 对于助人这样的一个工作,我们心理有很多的好奇,亦有很多的憧憬。

2个小时的课,我问了学员们很多的问题,我亦尝试用自己的角度/自己的例子来回答这些问题。

此时此刻,我重新的整理了我的思绪,尝试好好的回答一下这些问题,我们一同分享。

上课的时候,我问了两个问题

1. 为什么我们要成为助人工作者

2. 成为一个助人工作者可以满足我什么心理需求


我自己的回答

中学的时候,我就很想成为助人工作者。当时侯,青少年工作者张永庆,对我有很大的影响。


我有一段时间,很叛逆亦很倔强。当时,我认识很多、很多人,有一些是大人眼中的边缘青少年,甚至有黑社会的人。

青少年时期,出于暴风雨的阶段,这个时候,有人安然的度过了,有人迷失了,我有一些迷失了的朋友,却没有机会再回来了。

看到这样的状况,其实我很难过,我恨自己的无能为力,没有办法为这些朋友做什么。

因此,张生的出现,对当时的我而言,是一个动力。

我希望我自己有一天,可以好像他一样,积极的为边缘青少年工作,让这一些孩子们可以走过这个充满狂风暴雨的时期。

其实,与其说我想协助他们,倒不如说我想要弥补当年我没有办法帮助到我身边的朋友们的遗憾与伤痛。

助人这样的一份工作,可以让我从助人的过程中,找到了我做为一个人的自我价值感,让我觉得自己的存在是有意义、有价值的,亦让我得到了很多被肯定、被认同的感觉。

我会选择依然留在生命线,是因为生命线这个团体、团体中的成员们,让我找到了爱与归属感。

成长的岁月中,没有试过在一个地方待太久的我,没有办法与任何的人、事、物建立一份长久的关系,没有一个地方可以让我有归属感,一种家的感觉。

生命线这个团体,满足了我这样的需求。因此,有一段时间,我真的可以为生命线做很多很多事情,因为这个团体让我感觉到被接纳、被爱、被肯定,让我感觉像一个家。

她让我感觉到我被需要,当我被需要的时候,也让我拥有很多自我价值感。这样的循环,让我更愿意做更多的事情,亦曾经一度让我很疲惫。

我们为何要成为助人工作者,理由可以有成千上万个,但是,当我们更了解我们成为助人工作者的原因,毕竟这些原因往往与自己心理的需求与渴望是相互影响的。而我们的心理需求,会在我们在助人这条路上,与求助者发展专业的助人关系的时候,以不同的面貌呈现。

我们时常要做这样的提醒

1. 助人者需要了解自己独特的需求是什么。

2. 他们如何影响或干扰了助人的关系、助人工作。

我自己的学习

一直以来,对于青少年,小孩子,被性侵或性暴力对待的案主们/当事人以及他们的家属,我愿意比其他的类型的案件,花更多的时间做陪伴的工作。

我很清楚,这样的用心,某个程度上是因为我的心中有一个这样的缺口。当年,我的无能为力,我没有办法帮助到一些朋友及当年那个小女孩,现在,我有能力了,我希望我可以陪伴每一个这样的孩子。

因为,有这样的需要,有些时候,与这样的案主们互动的时候,我会“过于保护”,而忘记了,他们应该自己去经验与经历他们的生命与历程。即使,可能对于我们这些大人而言,我们会担心及感觉危险。

我会提醒自己不要陷入拯救者的心态,因为当我们有这样的心情的时候,我们与对方不会出于平等的关系,我们亦会在关系中出现“我是为你好”的控制状态。

再来,当我们执意要做拯救者的时候,我们剥夺了对方有能力面对自己的问题,每一个人都有自我实现的能力。

关于成长,我们每一个人都有权利决定,我们要用怎么样的步伐,来迈向成长的路上;关于改变,唯有我们真的想要改变,改变才有可能发生。

有些朋友快一点,有些朋友慢一点,每一个人的生命本来就有各自的样式,我们要学习真正的接纳与欣赏每一个生命的独特性。

进入助人工作,面对自己的心理需求,我们要常常提醒及检视自己的三个问题

1. 我有哪些个人的需求在寻求满足

2. 在助人关系中,我会用什么方式去满足这些寻求

3. 我会用哪些比较有建设性的方式来满足这些它们,或在助人的工作中,把它们放在一边,不让他们妨碍求助者的成长


Slide 14
1.
作了这么多年的助人工作者,有时候,我会被过去的助人经验所影响。面对同样类型的求助者,我会忘记了每一个案主,都是独特的,即使是同一个案主,同一个问题,亦会因为时空的不同,而呈现不同的面貌。我必须时刻的提醒自己,面对他们的时候,我需要“放空”而不被自己过去的经验所影响。

我仍然会因为我的求助者,在我们这样的专业助人过程中,有了改变或过得更自在,而觉得作为一个助人工作者,我好像做得还不错的自我价值感及被需要的感觉。

这没有对错,就像我们一直说的,助人工作者的心理需求,是很中立(nuetral) 的。但是,我会一直记得,我必须为自己的心理需求负责,而不会让他们妨碍求助者的成长。

(2011年3月30日增加) 还有一个可能会妨碍案主/求助者成长的事情

有时候,求助者对于我们的信任与配合,让我们感觉到被肯定与需要。就像我们当新人的时候,当我们的求助者一直打电话找我们,或者青少年朋友对我们很信任与依赖,都会让我们觉得我们的工作很有价值。我们变得依赖他们对我们的依赖,而忘记了,有效的助人者,是可以让求助者提升他们面对问题的能力,让他们有办法在不依赖我们的情况下自助,面对自己的生活。

如果是这样,那真的违背了我们当初想当一个助人者的初心,亦在这样的过程中,我们因为满足我们的需要,而妨碍了案主们的成长了。

有学员们问到,如果助人者曾经遇过很大的创伤,他们仍然没有完全的解决他们的问题,那么他们不是不能成为助人工作者了吗?

我分享了自己作为一个“治愈助人工作者”(Healed Helper)。

我问了一个问题“我是一个性侵幸存者,你们觉得作为助人工作者,当我面对同样类型的案主们,这样的经验对我会有什么影响?”

没有影响是不可能的,我会对某些案主有特别的感情,或者想要做多一点的心情,这是可以理解的。但是,面对这样的案主,我会更谨慎的去审查自己的思绪,及自己的介入策略。

处理的过程中,我会提醒自己,我与他们只不一样的个体,适合我的,未必适合他们,即使适合,可能速度不一样。偶尔,面对一些案主,我会选择自我揭露(Self Disclosure),但是,我会很清楚自己这样做的目的,不会将自己的经验套在他们的身上。

我还想说的是最重要的,首先我必须是可以先接纳自己这样的过去,并看到了这样的过去对于自己的正面意义。

事情就是这样的奇妙,如果刚好这个是我们的生命议题,你会发现,很多与你的生命议题的案主们会再不同的时段,与我们相遇,让我们一次又一次的处理与面对自己生命的原痛。

作为一个助人工作者,首要的任务就是去检视自己的过去,这些过去对于我们的影响,然后通过了解他、面对他、处理他、放下他,这样的过程让我们达到了自我接纳与自我负责,让自己从受害者的情绪中走出来。

我们是否是一张白纸,并不重要。

重要的是,我们是否可以接纳自己不是一张全白的纸,然后看到这样的纸张对我们的正面意义。



最后,我想对你们说的是,感恩于我们在助人的道路上相遇了,我相信接下来的学习可以让大家更了解自己与助人工作两者之间的关系,还有为成为一个助人工作者做装备。

希望你们可以坚持下去,然后有一天我们一起站在这样的岗位上,互相学习扶持。

相关文章
http://yuxian-loveislettinggooffear.blogspot.com/2011/01/2.html
http://yuxian-loveislettinggooffear.blogspot.com/2010/12/1_23.html

1 Comments:

At March 30, 2011 9:57 AM, OpenID truthoflove said...

like this quote most "我们是否是一张白纸,并不重要。

重要的是,我们是否可以接纳自己不是一张全白的纸,然后看到这样的纸张对我们的正面意义。 "

thanks for all the sharing.

 

Post a Comment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