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June 03, 2007

白色的一片斑点

昨天在朋友半哄半骗的情况下,又去看了医生。

医生在听了我的叙述之后,帮我做了普通检验,然后宣布我需要照镜片(x-ray)。

x-ray室有那么一股让我受不了的味道,我立刻发作呕吐。

最后终于完成了这过程。

在宣布x-ray结果的时候,医生皱了邹眉头,将x-ray片放在墙壁上。

即使我不是医生,都看得出来,那两篇肺叶片的下方,都有不应该出现的白色斑点。

那白色的斑点像等待展翅高飞的蝴蝶,我像被人点穴般呆住。

医生指着那白色的地方说“你看这片白色的,这些是病菌,你是肺部细菌感染、发炎”

我问她“可是我并没有其他的诊状啊”。

她说因为我感染的部分太里面了,因此不那么容易发现。她很仔细的告诉我,发生的情况,如为什么,我的咳嗽一直不会好;还有为什么她认为我不是气喘。

她说“你肺部感染的部分不是很严重,现在比较严重的是你的喉咙、声带感染。你的心藏没有事。”

我真的呆住,为什么会那么严重?不可能吧?

然后,就是打预防针,拿药,付钱,回家 。。。

我不知道为什么会把自己搞成这种地步。。

我承认我生活上有些习惯非常不太好,比如常喝冷的东西、咖啡、无辣不欢。

可是这个月来,我很认真看医生,吃药,为什么会这样?

我直接回家了,但是并没有告诉父母,在家唯一知道的是我弟弟。

我的朋友及上司说“我想是你那天陪个案回现场的时候,误吸冰毒的余味,因此扩大了感染的范围,不要那么自责了”...

因为心情不好,我和那苦口婆心安排这一切的朋友,因为他强硬的语气受不了和他吵了一下。

我想我没有很好的守护我父母亲对我的信任,否则我就不会把自己的身体搞成这个样子。

我的朋友骂得很对,还亏我天天说爱惜自己,会教人爱自己的人不应该把自己搞到这样子,说我做我父母的女儿是做到非常失败。

“你说得很对,因此我的情绪很低落。。”

其实还真的感谢这位朋友,不然我可能搞到整片都是白色一片还不知道发生什么事呢!

“谢了!真心的”

Labels:

4 Comments:

At June 03, 2007 7:24 PM, Anonymous yufuqi said...

不要太自责了。还好及时发现病情,现在开始调理身体,照顾健康还来得及啊!

最重要的是及时发现问题,并及时采取措施解决,至少你都做到了。

 
At June 04, 2007 1:28 PM, Blogger 王妤娴 said...

在自由媒体的朋友“因心”写了这样的一段话

张贴者 因心 on 六月 04, 2007 11:58 上午
No: 41015

是不是跟你的工作有關?你所幫助的難民們。据知他們很多有肺病,卻沒有机會接受檢驗或治療。

往往,身體的疾病跟整個“生命能量”也有關係。是不是有壓抑的情感?未完的心願?對現狀的不滿?。。。其實,看了你臺灣之旅的點點滴滴。我的心情是有點沉重的。心疼你的“深藏在心低”的孝。你母親或也跟你一樣。三十年的親情。不容易啊!

如果可以,我真的但願你。可以讓自己更“放”一點。
給自己“為別人的心”放個假。
看看自己,關懷一下自己。

我的孩子都沒有打預防針。我們曾跟一患有肺結核的柬埔寨女傭相處過3周。但都還好沒事。我也聽過自然療法治好肺結核的例子。順勢療法(homeopathy)也有用。無論接受什麼治療,你要多關心自己,才會“真的”好啊!!

朋友,真的愛你哦!

 
At June 04, 2007 1:30 PM, Blogger 王妤娴 said...

我的回应:

生病往往和生命能量有关系,说得真好。

我想我的确在这些日子以来消耗了太多能量,没有好好的补回去。

觉得这场病来得是时候,让我重新的修“爱自己、关照自己的功课”

尤其是让我反省,自己那“为别人的心”,是否在这样的过程中忘记自己了。

被我气得要死的朋友说我“根本不配教人如何爱自己!骂我固执、逞强!”(当我告诉他我今天需要去开会的时候,差点翻脸,后来被他骂醒了!)

谢谢你们 。。

是啊!的确需要放假了。。。

 
At June 04, 2007 4:08 PM, Blogger 王妤娴 said...

朋友传给我的一首歌词。。

隐形的翅膀
歌手:张韶涵 专辑:潘朵拉

(歌词)

每一次
都在徘徊孤单中坚强
每一次
就算很受伤
也不闪泪光
我知道
我一直有双隐形的翅膀
带我飞
飞过绝望
不去想
他们拥有美丽的太阳
我看见
每天的夕阳
也会有变化
我知道
我一直有双隐形的翅膀
带我飞
给我希望
我终于
看到
所有梦想都开花
追逐的年轻
歌声多嘹亮
我终于
翱翔
用心凝望不害怕
哪里会有风
就飞多远吧
隐形的翅膀
让梦恒久比天长
留一个
愿望
让自己想象

 

Post a Comment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