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September 28, 2012

妇女援助中心已经30岁了

今年2012年,妇女援助中心(WAO)已经30岁了。

三十而立,对于一个人来说,三十岁应该是生命中最灿烂的岁月了。

这时候的我们,已经脱离了青春期的青涩与冲动,我们更了解生命,理解人性,在想要与需要的抉择中,更能考虑到各方面,少了一点人性,多了体谅。

这时候的我们,已经脱离了刚踏入社会的不确定感,我们更了解我们想要彩绘怎么样的人生,对于自己的选择,有更多的自信并更懂得平衡。

三十岁的妇女援助中心呢?

三十年了,妇女援助中心以有限的人力资源,突破了各种的限制,协助了将近40,000的案主。

这个数目对于很多人来说,可能微不足道。

妇女援助中心,从刚开始全权处理个案的,只有1名全职社工,到90年代拥有3名全职社工及一名晚间员工, 到千禧年初期全职社工增加了5位,到现在6名全职社工。

如果这个数据40,000/30,再以高峰期的6名社工来计算,一名社工平均一年必须出力220案子。

拿今年来说,截止8月31日,中心接到了1400电话,大约有10%的电话没有记录的话,及实际的数目约1540/6,即每名社工接了约250通的电话,还没有包括其他的服务。

我们每一年约120妇女与他们的孩子们来居住,每一位住约3个星期到3个月。衣食住行、辅导、各社会资源的协调,每一件至少要做20到60次数,还不包括她们的孩子。

我们每一个上法庭的案子,没有到法庭10次,都不会结束。每一个案件所花费的时间可以从6个月到7年不等。

当然,这样还是不足够的。

多少次,对于来找我们的案主的状况,需要处理的事情,社工们因为无能为力而伤心欲绝。

多少次,我们因为在中心的社工不够,必须推辞很多讲座/论坛/采访等的邀约,即使我们都很清楚,做社会推广的工作是那么的重要。

多少次,我们的处理的案件,到了瓶颈,如果当初我们可以继续的努力,不放弃,可能会有奇迹。但是,尤其有其他更紧急与迫切的案件,我们不得不放弃。这样的放弃,却往往成为了社工们永远的痛。

多少次,朋友们有时会“不爽”的问我,为什么你们中心在这个事上没有出声,没有发文告、没有参与,我只能保持沉默。

有很多方面,我们做的不够,我们都知道。

但是,更多的时候,我们的社工团队必须承担比一般的社辅人员更大的责任。

夜深的时候,一个电话来,说中心出现了特别的状况,如:有人闯进了中心,有案主或孩子在中心崩溃了,有案主突然要生产了,无论多晚、多远,都必须放下手上的事情回到中心。

驾车走了进百公里路,拯救那些被雇主虐对的移工,跨国寻找他们的文件,以让她们回国、并拿回她们的薪水。

面对来中心闹事的朋友,必须压下自己的担心、害怕面对他们,因为中心内有更多比我们害怕的案主与他们的孩子。

法庭上,受到加害人及他们的家人的言语暴力对待甚至恐吓,为了保全案主们的安全,必须脑筋转得够快的想有没有其他的路可以让大家全身而退。

制度的不健全,更多的案件,我们对于我们的无能为力而沮丧。

如我那一天晚上,在面子书上有感而发 。。

夜阑人静,望着满天的星空。

有时候,我会好奇,这样的工作,我可以做多久 。。

辅导工作,和直接接触到各种层面的阴暗面的社工,是那么的不一样,亦很不协调。

比如说,这样的工作,我们要赋权给我们的案主,有平等尊重的关系,让她们可以重新的建立她们的生活,重新选择,要可以让她们看到,无论多难,只要愿意,希望一定在不远处等待。

但是,制度的缺陷,政府的社辅警医疗司法的不健全与缺乏人性化,让案主一再的失望 。。

更多的时候,面对案主,那种无能为力,只能陪伴,什么都不能做的无奈,尤其是法庭案件 --

多少次,恨自己为什么当初不读法律,这样可以做律师、检控官,什么有一天做家庭法庭的法官;多少次,恨自己为只能告诉可以回自己的国家的外籍新娘,如果可以走,你们走,而且一定要带孩子走,只因为马来西亚完全没有国家机关愿意帮她们,即使他们有几个马来西亚国籍的孩子,在马来西亚孤苦无依,离开是唯一最好的选项 。。。

那种很多的无可奈何 。。。

这样的工作,承载太多这样的情绪,因此偶尔,会“发作”,到处找人“抱抱”

留下,仅因为不舍,不想放弃,还有少少的不甘愿 -- 不相信无法创造改变 。。

接触了那么多不同的群体,除了家暴/性别暴力的,难民、原住民、移工、家庭工人、外籍新娘、贩卖人口 。。。

多少的故事,多少对制度无奈与愤怒导致无法入睡的夜晚 。。

这些故事,如果都结集成书,不知道可以写多少本 。。

无论是多么黯淡无光的黑夜,我都必须坚持的相信,亮光就在不远的一方,即使那亮光可能微弱的无法看见 。。

唯有一直任性的如此相信,才有勇气,继续的走下去,走过去


30年了,妇女援助中心一路走来 。。

我们的执行长 Ivy Josiah,从妇女援助中心1982年设立以来,一直陪伴到今天。

我们的社工团队,年资最长的是17年了,另一个同事12年(订婚、结婚、生子都在此度过),我也快踏入8年了。社工的团队,一直都是员工流动率最小的。

我知道我们做的不够,我需要期许我们的团队可以更专业、更全面的协助每一个来找我们的案主与她们的孩子。

2012年9月30日,我们会在14区举行一个30周年的Pesta。

今天,我告诉社工我在写这篇文章,问她们有什么话要说 。。

"This is not just a pesta, but untuk meraikan ketabahan, kekuatan, kecekalan dan kepercayaan kepada pasukan WAO dan klien-klien WAO supaya terus berjuang untuk mendapatkan hak dan kehidupan yang lebih baik dimasa hadapan."

谢谢一路走来的团队们 。。

更感谢成就我们的40,000的案主们 。。


1 Comments:

At October 30, 2012 4:35 PM, Blogger Mr Lonely said...

visiting here with a smile. take care.. have a nice day ~ =)

Regards,
http://www.lonelyreload.com (A Growing Teenager Diary) ..

 

Post a Comment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