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August 28, 2012

耿耿于怀的一件事


有件事情, 我一直耿耿于怀,亦不是很高兴。

表兄姐这一辈, 和我妈妈一直保持很密切的联络的, 是我舅舅的大女儿。

我想可能是因为当年, 舅舅家发生一些事情, 孩子们都和外公外婆及我们妈妈一起住。

妈妈爸爸离开台湾在新加坡的十年, 爸爸没有停止过汇钱回来台湾, 直到我们来马来西亚, 爸爸生病为止。

这一次, 妈妈带病回来, 比较清楚妈妈的病情的, 除了姨妈的两个表哥, 还包括这个表姐。

之前, 我搞不要清楚状况, 来了屏东几天, 一直没有看到妈妈说要联络表姐, 我很纳闷。

后来, 偶尔听到姨妈的嘀咕, 知道姨妈对表姐有点不满, 当时, 没有怎么样。

今天, 表姐从高雄来了屏东, 和二姨妈一起来与我们吃了一个便当午饭。 整个过程不到两个小时。她还是脚有点受伤, 无法驾车, 搭火车到屏东, 二姨丈将她载来的。

大姨妈不太高兴, 我也有点生气。

如果真的那么勉强, 就不要来了

何必弄成好像因为我妈妈来, 脚痛成这个样子还要过来。

其实, 生气的不是她来不来, 而是我们来说了那么多天, 一个问候电话都没有。

别人如此对我妈妈, 我可以不介意, 但是那个人怎么样都不应该是她吧。

我对二姨丈虽然也不满, 因为我妈妈居然会担心非常洁癖的他不知道会不会以为她的病会传染, 说到他的家很压力。 但是, 毕竟这个人会是妈妈非常在意很亲近的人。

妈妈这一次, 可能是最后一次回来台湾了, 以后既是她想十月开始做点滴化疗之后, 不一定还有这样的精神回来。

这一次回来, 少了满满的感到与心事, 比较能用客观的角度去看及观察家人们的互动。 亦比较看到以前看不到的不完美。

我不知道亦不想去理会这三个家庭之间到底存在怎么样的误会与矛盾, 只是不要因此而影响到本来处于暴风圈外的人, 尤其是这个时候来见你们的。

你们怎么可以这样的。

我决定将她的手机号码找出来,传一个凶凶的短讯给她。

3 Comments:

At August 29, 2012 2:41 AM, Blogger pingjinn lim said...

虽然,你是旁观者。但是心病仍需心药医,如果你把这些关系搞砸了!你妈妈也心疼她女儿心直口快被人怪。

人际上,没谁对谁错的。爱你妈妈的你,记得多让你妈妈高兴,少让她担忧。

别生气,记得多笑;笑能化解任何尴尬,尤其有过失与愧疚,至少笑可以多包容与原谅。

加油了!朋友。。

 
At September 01, 2012 12:20 AM, Anonymous Anonymous said...

人生過客,一切隨緣。
盡情享受親情,何必為小細節過份在意添事故。
勿模糊母親歸鄉原意,多添心中遺憾!

 
At September 06, 2012 11:49 AM, Anonymous Anonymous said...

親愛的小表妹,

我是妳的一位表哥,

這篇文章,相關人等,大家都看過了,

我們有幾句話,

願上天賜福予妳的母親,

希望她建康快樂,

也祝福妳們未來的生活平安喜樂.

 

Post a Comment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