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June 04, 2009

六四 -- 中国永远的痛

今天已经是6月7日了 --- 6月4日的那天,很想在20年后的今天记录一点什么,但是脑袋都是浆糊,因此标题写了,但是却没有办法下笔。

20年了 -- 好长的一段时间。

当年,事情发生的时候,我15岁。记得,有一段很长的时间,我醒来第一件是就是找报纸看国际版的新闻度过。当时,有很多有很多的疑问,而可以解答我的问题的父母亲当时在槟城没有办法回应我的郁闷、愤怒及事件发生的时候无法言语的心痛。

我重新翻阅了2007年6月4日我在此部落格写的文章六四、天安门事件 , 心理依然沉重。

如以往一样,中国的那些人,仍然坚持当年他们没有错。现在中国这样的经济地位,好像逐渐的影响了大部分人对他们64需要承担责任的看法,即使是平反的声浪,好像没有以前那么的“壮大”了。。

难道,真的就这样吗?

中国现今经济、政治大国的地位相比让很多的“中国人”有吐气扬眉的感觉,可是64的真相没有被公布,中国没有为这件事忏悔,中国真的可以忘记这个事件,忘记他带来的伤害 --- 可以“站”起来吗?我真的很怀疑。

2007年我和母亲在台北师大附近的水准书店看书,当时我买了一本“没有宽恕就没有未来” 看了这本书,我很震撼。

此书简介

在《没有宽恕就没有未来》中,图图认为否定历史的做法并不能实现真正的和解。但如果国家“复仇心切”,要达成和解也并非易事。图图没有重复关于宽恕的陈词滥调,却表现出一种无畏的高贵精神,即在承认人与人之间所能施加的恐怖的同时,仍然保留了一份对于和解的理想情怀。图图以其数十年任职经验所拥有的明晰思路,向读者展示了怎样以真诚和理解的心态去建设一个更新、更具人性精神的世界。

南非真相与和解委员会的成立是件具有开创性意义的国际事件。从未有哪个国家尝试过以这样的方式完成从独裁到民主的转变,那就是在揭露昔日压迫者暴行的同时又与其达成和解。这场史无前例的疗救祖国运动的中心人物,是被纳尔逊·曼德拉总统提名为真相与和解委员会主席的德斯蒙德·图图大主教。随着委员会报告的最终出版,图图大主教向人们奉献了他在引领南非走出痛苦经历的过程中所获得的深邃智慧。

一个在网上读到的评论

1994年,南非开始走上种族和解的道路,创造了令人瞩目的奇迹。从未有哪个国家以这样的方式完成从独裁到民主的转变——在揭露种族隔离者暴行的同时又与其达成和解。在这一进程中,曼德拉与德克勒克的黑白“双人舞”,以极大的政治智慧,共同塑造了一个新南非,赢得了世人的尊敬。曼德拉是代表黑人争取自己的权益,德克勒克则是代表白人放弃享有的特权,“放权”与“宽恕”一样需要勇气——在当代世界政坛,能与德克勒克作类比的,大概只有戈尔巴乔夫、叶利钦等寥寥数人。          

应该说,这种政治智慧还来源于苦难的磨练,就像图图对曼德拉27年监狱生活的评说——“说这27年纯粹是令人痛心的浪费并不难:想想他本来可以为南非、为世界作出多少贡献啊!但我不这样认为。这27年和其中的种种苦难是淬炼钢铁、去芜存菁的熔炉。或许没有这种痛苦,他还不能像现在这样激情满怀、胸襟博大。”          

对伸张正义的诉求,南非选择了第三条道路——既不是纽伦堡审判模式,也不是一揽子大赦(或全民遗忘)——赦免具体个人的罪责,以换取对与赦免相关罪行的完全披露。其理念来自一个非洲传统观点,即“ubuntu”——意味着即使种族隔离的支持者,也是其实施和狂热支持的制度的受害者。无论种族隔离暴行实施者愿意与否,其人性和遭迫害的人的人性纠缠在一起。(书中收录了一位白人警察太太的信,她叙说其夫在执行屠杀黑人的任务后所经受的心理折磨,以及自己目睹丈夫痛苦的难受心情。)          

不仅压迫者被送上法庭,解放者如果施加了暴行也不能免除法律追究。在对温妮·曼德拉的审判中,图图向她发出了这样的呼唤:     

“在这个会场上,请你告诉我们,有一些事情你做错了,而你不知道为什么错了。这个国家有许多人像我一样深深爱着你,他们在等待着你——如果你能说:请原谅,宽恕我的那些错误。我请求你,我真诚地请求你,如果你能说:‘我道歉,我做错了,请原谅我!’这只会增加你的尊严。”    

素以强硬著称的温妮,显然被这番话打动了,她终于向受难者的母亲说:“我真诚地请求原谅!”          

没有宽恕,真的没有未来,因为宽恕的真正含义就是“解放受难者”,正如图图所复述的——三位美国前军人站在华盛顿越战纪念碑前,其中一个问:“你是否已经原谅把你当战犯关押的人了?”另一个人说:“我永远不会原谅。”他的伙伴说:“那么他们似乎还在关押着你,是不是?”          

在该书的中文版序言中,图图还意味深长地说:“很多(南京大屠杀、文革)身受其害的当事人在叙述往事的时候并未表现出怨恨或报复的情绪,我要向他们的宽容大度表达我的敬意。但我却不能肯定,在最终的意义上这就是迈向未来的最好途径。……我理解中国人出于传统文化中保守面子的需要,对道歉可能感到为难。但是,夫妇之间发生争吵时情形是怎么样的呢?他们难道不会和好,道歉的一方会有失面子吗?如果他们不这样做,他们的关系就凶多吉少了。愿意道歉和宽恕的人是坚强而非软弱的人。中国如果能够妥善处理往昔的痛苦,就会成为一个更加伟大的国家。没有宽恕,真的就没有未来。”          

南非的种族隔离时期,犹如德国的纳粹时期、苏联的大清洗时期、中国的文革时期,书中披露了许多令人发指的种族暴行,很容易使人联想起同类事件。而黑白人种之间的天壤之别,也很容易使人联想起草根阶层、农民工、“黑五类”、纳粹时期的犹太人、拉美印第安人、印度贱民以及流亡各国的吉普赛人的命运。所以说,南非的种族和解之路,具有历史的和普世的意义。

还有一种理论,以民众素质低的“国情”为由,拒绝实行民主,认为这样会把社会搞乱。其实这并不能成为剥夺追求民主自由权利的理由。以南非1994年大选为例,其公民投票率、选举透明度之高,选举秩序之好,选举结果之公正,都超过人们的预想,它以无可争议的事实,为发展中国家的民主之路提供了活生生的样板。          

从某种意义上说,这样板不仅仅体现出一种过程,更体现出一种情结,或者叫做信念。而这,也正是图图在该书结尾处所阐释的:“我们南非人是最没有希望的,这也正是为什么上帝选中了我们。上帝希望我们成为希望的灯塔、可行的模式。他希望能指着我们说:‘看看南非!他们曾经历了叫做种族隔离的恶梦。现在结束了。他们的问题曾被视为无可救药,现在他们正在解决。任何地方的任何问题都不能被认为是无可救药的了。你们也有希望。’”

这样的真相调查委员会,可能在中国进行吗?同样的问题在今天的513 -- 40年的那天,我问过。我的伙伴说,即使在南非,这样的委员会是在霸权倒台之后才发生的,告诉我不要对这种事情会发生在中国或马来西亚存有任何的幻想。

我还是想说,难道不能让我们有点点希望吗?---

放下伤痛,重新出发 --- 唯一的方式是还原历史,面对他,解决他,放下他 --- 可是中国有这样的勇气吗??我们仍然在等待 ---

Labels:

1 Comments:

At June 08, 2009 12:24 AM, Blogger 淑雯 said...

等待的又何止中国……

 

Post a Comment

<< Home